使徒行传注释

​第五章

5:1-11 亚拿尼亚和撒非喇

[5:1-2] 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把价银私自留下几分,他的妻子也知道,其馀的几分拿来放在使徒脚前。

有一对夫妇,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也卖了田产。丈夫把一部分的钱留下,把其余的几分拿来交给使徒们。妻子也知道这件事。根据第8节,亚拿尼亚有可能声称他所奉献的都是卖地的钱。他的罪就是诈说奉献了所有,而事实上私自留下一部分。

 

[5:3-4] 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分呢?田地还没有卖,不是你自己的吗?既卖了,价银不是你作主吗?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

彼得指撒但充满了亚拿尼亚的心。虽然亚拿尼亚受到撒旦的影响,但是他要为他的行为负责任。彼得责备亚拿尼亚哄圣灵,为自己留下一部分卖田的钱。其实,卖不卖田地随他意,因为田地是属于他的。而且,卖地的钱也是任他支配的。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声称所奉献的都是卖地的钱呢?他这样做不是欺骗人,而是欺骗了神。这显示圣灵是有属神的位格。

 

[5:5-6] 亚拿尼亚听见这话,就仆倒,断了气;听见的人都甚惧怕。有些少年人起来,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

亚拿尼亚听见彼得的这些话,立刻仆倒在地上而死。这审判显然是出于神的。由于欺骗神,亚拿尼亚付上了性命。一些少年人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听到这事的人都非常害怕。

 

[5:7-8] 约过了三小时,他的妻子进来,还不知道这事。彼得对她说:「你告诉我,你们卖田地的价银就是这些吗?」她说:「就是这些。」

大约了三小时,亚拿尼亚的妻子来了。她还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事。当彼得问她关于卖地的价钱时,她也说了谎言。

 

[5:9-11] 彼得说:「你们为什么同心试探主的灵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脚已到门口,他们也要把你抬出去。」妇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脚前,断了气。那些少年人进来,见她已经死了,就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边。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

彼得指她和丈夫同心试探主的灵,并告诉她埋葬她丈夫的那些少年人已经来到门口,他们也要抬她出去。她立刻仆倒在彼得脚前死了。那些少年人便把她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边。再一次,全教会和所有听到这件事的人都非常害怕。

 

 

5:12-16 使徒行许多神迹奇事

[5:12] 主藉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的在所罗门的廊下。

使徒们继续在百姓中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可能是指使徒们)都同心合意聚在所罗门廊下。

 

[5:13] 其馀的人没有一个敢贴近他们,百姓却尊重他们。

「其馀的人」可能是指非信徒。他们不敢贴近使徒们,但百姓都很尊重使徒们。

 

[5:14-15] 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连男带女很多。甚至有人将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过来的时候,或者得他的影儿照在什么人身上。

当时,一大群人信了使徒的信息,就归向主,归主的人有男有女。由于使徒们在百姓中行了许多神迹,有人用床或褥子将病人抬到街上,以便彼得过来的时候,他的影子可以落在一些病人身上。他们相信这样病人可以得医治。可见他们对使徒医治的能力很有信心。

 

[5:16] 还有许多人带著病人和被污鬼缠磨的,从耶路撒冷四围的城邑来,全都得了医治。

还有许多人从耶路撒冷附近的市镇把病人和污灵附身的人带来。所有的病人都被使徒们治好了。

 

 

5:17-42 使徒受迫害

[5:17-18] 大祭司和他的一切同人,就是撒都该教门的人,都起来,满心忌恨,就下手拿住使徒,收在外监。

由于使徒们受到百姓的欢迎,大祭司和他的同党撒都该人(犹太教的一派)都对他们非常妒嫉。于是,他们下手拿住使徒们,把他们关在监里。

 

[5:19-20] 但主的使者夜间开了监门,领他们出来,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

然而当夜,主的使者打开了监门,把他们带领出来。使者吩咐他们去站在圣殿里,把生命之道讲给百姓听。这「生命之道」是救恩的信息。

 

[5:21] 使徒听了这话,天将亮的时候就进殿里去教训人。大祭司和他的同人来了,叫齐公会的人,和以色列族的众长老,就差人到监里去,要把使徒提出来。

使徒照着使者的吩咐,便在天亮的时候进圣殿里去教训人。这时候,大祭司和他的同党召集公会里的人和以色列族的众长老开会,然后派人到监狱里把使徒提出来受审。

 

[5:22-23] 但差役到了,不见他们在监里,就回来禀报说:「我们看见监牢关得极妥当,看守的人也站在门外;及至开了门,里面一个人都不见。」

然而,差役(圣殿的警卫)到了监牢时,不见使徒们。于是他们就回公会报告,说监牢关得极妥当,看守的人也站在门外。显然看守的人并不知道使徒们已逃脱了。当差役打开了监门之后,里面连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5:24-25] 大祭司和守殿官并祭司长听见这话,心里犯难,不知这事将来如何。有一个人来禀报说:「你们收在监里的人,现在站在殿里教训百姓。」

大祭司,守殿官和祭司长们听了这报告后,都很困惑,不知道这事情将来如何。这事不是指使徒们如何逃脱监狱,而是指基督教的发展。这时候,有一个人来禀报说被他们收在监里的使徒们正站在圣殿里教训百姓。

 

[5:26] 于是守殿官和差役去带使徒来,并没有用强暴,因为怕百姓用石头打他们。

守殿官和差役就去把使徒们带回来。由于使徒们受到百姓的尊重,守殿官和差役没有对他们使用暴力,因为怕百姓会用石头打他们。

 

[5:27-28] 带到了,便叫使徒站在公会前;大祭司问他们说:「我们不是严严的禁止你们,不可奉这名教训人吗?你们倒把你们的道理充满了耶路撒冷,想要叫这人的血归到我们身上!」

守殿官和差役把使徒们带到公会面前,接受大祭司的审问。大祭司提醒使徒们公会已警告过他们不许奉耶稣的名教训人(徒4:18)。注意在此,大祭司故意不要用耶稣的名。他责怪他们不但不听从公会的命令,反而把他们的道理传遍耶路撒冷,还想要把杀害耶稣的罪推到他们身上。也许他已经忘记了犹太人曾呼喊叫:「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 27:25)。

 

[5:29] 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使徒们勇敢地回答说他们的责任是顺从神而不是顺从人。基督徒应当以顺从神过于顺从人为生命方向。

 

[5:30-31] 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我们祖宗的神已经叫他复活。神且用右手将他高举,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

接着,使徒们断言神已经使被这些犹太领袖钉死在木头上的耶稣复活了。神已把耶稣高举到他的右边,让他做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神借着他的儿子赐给以色列人机会悔改,但一个人必须要发自内心悔改。

 

[5:32] 我们为这事作见证;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

使徒们是耶稣的死及他的复活的目击证人。而且,圣灵也是这事的见证者,因为他用神迹来证实使徒们所传的道(可16:16; 徒2:4)。这里也提到圣灵是神赐给那些顺从他的人的。

 

[5:33] 公会的人听见就极其恼怒,想要杀他们。

公会的人听了使徒们的辩护,非常生气,决定要杀他们。

 

[5:34-35] 但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迦玛列,是众百姓所敬重的教法师,在公会中站起来,吩咐人把使徒暂且带到外面去,就对众人说:「以色列人哪,论到这些人,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办理。

当时,公会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迦玛列,是众百姓所敬重的著名教法师。他是保罗的老师(徒22:3)。他站起来,吩咐人把使徒暂时带到外面去。然后他恳求公会要谨慎处置使徒们。他举两个历史例子来说明这个必要。

[5:36] 从前丢大起来,自夸为大;附从他的人约有四百,他被杀后,附从他的全都散了,归于无有。

一个是自夸为大的丢大。他起来造反,大约有四百人跟随他。可是他被杀之后,跟随他的人全都散了,归于无有。

 

[5:37] 此后,报名上册的时候,又有加利利的犹大起来,引诱些百姓跟从他;他也灭亡,附从他的人也都四散了。

在丢大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加利利的犹大。在报名上册的时候,他引诱了好些百姓跟从他一起叛乱。可是,他也被杀了,跟随他的人也都四散了。

 

[5:38-39] 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

迦玛列劝告公会不要管使徒们,任凭他们好了。他推理若使徒们所谋、所行是出于人的,就会失败。但若是出于神,公会是不能击败使徒们的,反而是在与神对抗了。当然,迦玛列的原则并不是完全正确。

 

[5:40] 公会的人听从了他,便叫使徒来,把他们打了,又吩咐他们不可奉耶稣的名讲道,就把他们释放了。

公会终于接受了迦玛列的建议。他们便把使徒们叫来,把他们打了一顿,因为他们没有遵守公会的命令禁止奉耶稣名教训人。公会再吩咐他们不可奉耶稣的名讲道,然后就把他们释放了。可见,神使用迦玛列的建议拯救了使徒们的性命。

 

[5:41-42] 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他们就每日在殿里、在家里、不住的教训人,传耶稣是基督。

使徒们离开公会之后,心里非常高兴,因被算是配为耶稣的名受辱。他们宁愿顺从神,不顺从公会。从此,他们天天在圣殿里和家里教训人,传耶稣是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