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福音注释

第四章

4:1-4 场景

[4:1-2] 主知道法利赛人听见他收门徒,施洗,比约翰还多,(其实不是耶稣亲自施洗,乃是他的门徒施洗,)

当约翰在约但河外伯大尼为百姓施浸时,法利赛人就派人从耶路撒冷去质问他仗著什么权柄这么做(约1:19-28)。现在,法利赛也开始注意耶稣,因为他们听见他为百姓施浸,招收门徒比约翰还多。其实,耶稣本人没有为人施浸,而是他的门徒在施浸。约翰的浸礼是神授权的(约1:33),而耶稣耶也认可它。因此,门徒是耶稣委派执行浸礼的。耶稣没有为人施浸可能是为了避免人们夸他施的浸比其他人施的浸更优越吧。

 

[4:3-4] 他就离了犹太,又往加利利去,必须经过撒玛利亚。

当耶稣得知在耶路撒冷的法利赛人开始注意他和他的工作时,他就离开了犹大,又回加利利去。从犹大往加利利有两条道路。一条道路是北上加利利,绕过比利亚。另一条比较短的道路是经过撒玛利亚。由于犹太人卑视撒玛利亚人,他们往往用那较长的道路。耶稣必须经过撒玛利亚,因为他要把永生之道带给撒玛利亚人。

 

 

4:5-20耶稣和撒玛利亚妇人谈道

[4:5-6上] 于是到了撒玛利亚的一座城,名叫叙加,靠近雅各给他儿子约瑟的那块地。在那里有雅各井;

耶稣来到了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名叫叙加。它是靠近示剑城。亚伯拉罕曾在示剑为神筑了一座坛(创12:6-7)。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在示剑附近买了一块地皮(创33:18-19)。后来,他留给他儿子约瑟的这块地(创48:21-22)。约瑟的骸骨也埋葬在此(书24:31)。另外,著名的雅各井也在那里。

 

[4:6下] 耶稣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时约有午正。

约中午的时候,耶稣到了叙加。他因走路累了,就坐在井旁休息。这显示他具有人的属性—会疲累。

 

[4:7-8] 有一个撒玛利亚的妇人来打水。耶稣对她说:「请你给我水喝。」(那时门徒进城买食物去了。)

这时候,有一个撒玛利亚的妇人来到井边打水。耶稣向她要一点水喝,因为他没有打水的器具(约4:11)。很可能门徒把打水的器具带走了。那时,耶稣独自一个人因为门徒已经都进城买食物去了。

 

[4:9] 撒玛利亚的妇人对他说:「你既是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

撒玛利亚的妇人对耶稣的要求感到很惊讶,因为犹太人是不和女人或撒玛利亚人交谈的。她对耶稣说:「你既是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

撒玛利亚人是住在撒玛利亚地区的人。旧约时代,亚述占领撒玛利亚以后,把境内大部分的以色列人迁往别处,再从其他地方移其他民族过来(王下17:24-26)。所以新约时代的撒玛利亚人就是种族混合的后代。由于他们不是正统的犹太人,所以受到犹太人的歧视。两者互不来往。虽然他们没有社交的接触,但他们却有商业的来往。

 

[4:10] 耶稣回答说:「你若知道神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给了你活水。」

耶稣并没有回答妇女的问题。但他告诉她如果她晓得神的恩赐,也知道现在向她要水喝的是谁,情势就会逆转了。在此,耶稣指出他是神予全世界的恩赐(约3:16)。如果妇人知道耶稣是神在肉身的显现的话,她必会求他祝福,而他也会把活水给她的。「活水」是指生命之水,即救恩。在旧约,神是活水的泉源(耶2:13; 17:13)。

 

[4:11-12] 妇人说:「先生,没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从那里得活水呢?我们的祖宗雅各将这井留给我们,他自己和儿子并牲畜也都喝这井里的水,难道你比他还大吗?」

犹太人一般认为流动的水就是活水,比井里的水好。但是,妇人推想耶稣没有打水的器具,而且井又那么深,他从哪里得到活水呢?撒马利亚人的祖先雅各也没有办法从井里取得活水。他曾凿这井,他自己和他的儿女,牲畜都喝过这井里的水。难道耶稣比雅各更伟大吗?当然耶稣比雅各还大,但妇人的话显示她还没有领会耶稣要给她什么。

 

[4:13-14] 耶稣回答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耶稣把妇人的注意力转到活水。他告诉她谁喝了雅各井里的水还会再渴的。但谁若喝了他所赐的水就永远不会渴了。而且,这活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耶稣所赐的水是引往永生的属灵能力,让人灵性的饥渴得到满足。但这福气之源只在基督里。只有他才能领人到生命水的泉源(启7:16-17)。

 

[4:15] 妇人说:「先生,请把这水赐给我,叫我不渴,也不用来这么远打水。」

妇人在想,若她能得到这奇妙的水,那她就不用来这里打水了。她以为耶稣指的是物质的水。于是她要求耶稣把这水赐给她。这显示妇人不明白耶稣所指的是属灵的水。

 

[4:16-18] 耶稣说:「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妇人说:「我没有丈夫。」耶稣说:「你说没有丈夫是不错的。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你这话是真的。」

为了要让妇女知道她是多么地需要他所赐的水,耶稣叫她去把她的丈夫叫来。这妇人的婚姻关系是个敏感的话题。但她坦白地告诉耶稣她没有丈夫。于是,耶稣称赞她的诚实,并透露了她背后的事情。她以前有过五个丈夫,但现在跟她同居的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因此,她是个淫妇。

 

[4:19]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

妇女知道耶稣不是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因为他具有超自然的知识。她断定耶稣是先知,因为只有先知才知道那些人不知道的事情。

 

[4:20] 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

妇人既认为耶稣是犹太人的先知,于是把注意力转到人应当在那里敬拜的话题。很可能她对这件事很困惑。她问耶稣:「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这山上」是指附近的基利心山。撒玛利亚人以它作为敬拜神的地方。但犹太人是在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神的。因此,敬拜地点是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争论不休的话题。

 

[4:21] 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耶稣没有立刻回应答妇女的问题。但他告诉妇人将来在新约时代,敬拜的地点在哪里将不再重要。那时候,敬拜神的地点不是在基利山上,也不是在耶路撒冷。敬拜不再局限于某一个地点,因为神并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里(徒7:48)。

 

[4:22] 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

在此,耶稣回应妇女所关心的问题,即敬拜的地点和敬拜的仪式。他告诉妇女撒玛利亚人不知道他们敬拜的是谁。他们敬拜的方式是出于无知的,导致他们的敬拜不是神所吩咐的。神的旨意是人们应在耶路撒冷敬拜他(申12:5-14; 王上11:36)。另一方面,犹太人知道他们敬拜的是谁。他们是按照神的话去敬拜神的。在此,耶稣指出救恩是藉着犹太人而来的。神是透过他们而不是撒玛利亚人来实现他的救恩计划。弥赛亚和新约的律法是从犹太人出来的。

 

[4:23] 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

耶稣即将要开始新的时代了,因此「时候将到」等同「如今就是了」。将来真正敬拜神的人,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他,因为他要这样敬拜他的人。关于这经节,圣经新译本的翻译如下:「然而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那用心灵按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人; 因为父在寻找这样敬拜他的人」。在此,耶稣指出敬拜的对象的神。那些真正敬拜神的是出于真心诚意和纯正的动机以及按按照他的指示敬拜他。神就是要寻找这样敬拜他的人。

 

[4:24] 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同样地,圣经新译本把「诚实」译作「真理」。在此,耶稣再强调第23节所提及的敬拜原则,即人必须用心灵,按真里敬拜神,因为神的本质是灵。心灵比喻人敬拜神的态度,而真理规定敬拜的方式。人若是按他们自己的道理去敬拜神,这样的敬拜是枉然的(可7:7)。

 

[4:25-26] 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女听了耶稣的教训之后,就对他说: 「我知道弥赛亚要来; 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妇女显示她知晓弥撒亚的来临(申18:15-18),而且她知道他来了以后必会向撒玛利亚人显明真理。很可能她现在怀疑耶稣就是她在等待的弥赛亚,因为之前她只以耶稣为先知(约4:19)。于是,耶稣介绍他自己为弥赛亚:「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这是耶稣第一次透露他是弥赛亚。但是,耶稣和妇女的谈话却被门徒从城里的归来打断了。

 

[4:27] 当下门徒回来,就希奇耶稣和一个妇人说话;只是没有人说:「你是要什么?」或说:「你为什么和她说话?」

此时,门徒从城里带着食物回来了。他们看到耶稣和一个妇女在谈话,觉得很奇怪,因为当时男人很少在公众场合跟女人谈话的。不过他们没有问他究竟向她要什么或他为什么和她说话。也许他们的沉默是出于他们对耶稣的尊重吧。

 

[4:28-30] 那妇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里去,对众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众人就出城,往耶稣那里去。

妇女原本是到井边打水的。但听了耶稣声称他就是弥赛亚之后,她就撇下了水罐跑回城里去。她告诉众人说耶稣把她所做过的一切说了出来,并邀请他们跟她去雅各井那里见他。同时,她问他们:「莫非这就是基督吗?」众人听了她的话之后就到城外去找耶稣了。

 

 

4:31-38 耶稣教导门徒

[4:31-33] 这其间,门徒对耶稣说:「拉比,请吃。」耶稣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门徒就彼此对问说:「莫非有人拿什么给他吃吗?」

这时,门徒劝耶稣吃点东西,因为他们知道耶稣因走路累了,也渴和饿了。但是他有食物,是门徒不知道的。第34节解释这食物是什么。但是,门徒并不甚了解他的话的大意。他们以为有人给耶稣送来了食物。

 

[4:34] 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

耶稣用这个机会来解释他的食物就是遵行神的旨意和完成神交给他的工作。但耶稣的话并不表示食物不重要,而是对他来说,供应属灵的食物给饥饿的灵魂比他自己身体所需要的食物更具有优先性。遵行神的旨意和完成神的工是他的使命。

 

[4:35] 你们岂不说『到收割的时候还有四个月』吗?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原文作发白),可以收割了

门徒可能对耶稣说过还有四个月才到收割的时候。但耶稣的目的不是要与门徒讨论农业的事情。他是在谈收割撒玛利亚人的灵魂。很快,城里的撒玛利亚人因妇女的见证就涌到耶稣和门徒那里去了。因此,耶稣对门徒说:「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在撒玛利亚的庄稼已经熟了,等着门徒去收割。

 

[4:36] 收割的人得工价,积蓄五谷到永生,叫撒种的和收割的一同快乐。

那个在禾田收割的人会得到工价,即在天堂里的报赏。他积蓄到永生的五谷。这五谷是指那他所收割的灵魂。但收割的人并不是唯一为这收割而劳力的人。前人播下了真理的种子,他们将与收割的人一同快乐,因为他们也享有收割之物。

 

[4:37] 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

从人的经验上看,这句俗语「那人撒种,这人收割」是真的。在神的国度里也是这样。通常,一个人撒种,另外一个人收割。

 

[4:38] 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

在此,耶稣提醒门徒,他们所收割的是前人所辛劳种下的,尤其是旧约的众先知和施浸约翰,甚至耶稣。前人辛苦工作,撒播了真理的种子,门徒们则收割庄稼。因此,门徒们应当认为他们是神的器皿收割别人所劳苦栽种的。这见解附和保罗所写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 3:6)。

 

 

4:39-42 耶稣和撒玛利亚人

[4:39] 那城里有好些撒玛利亚人信了耶稣,因为那妇人作见证说:「他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

那妇女回到城里后就忙着赢取灵魂。她对城里的许多撒玛利亚人作证说她以往所做过的事都被耶稣说出来。结果,他们都信了耶稣。

 

[4:40] 于是撒玛利亚人来见耶稣,求他在他们那里住下,他便在那里住了两天。

那些撒玛利亚人从城里出来见耶稣。无疑,耶稣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因为他们求耶稣留在他们那里教导他们。于是,耶稣就在他们那里住了两天。

 

[4:41-42] 因耶稣的话,信的人就更多了,便对妇人说:「现在我们信,不是因为你的话,是我们亲自听见了,知道这真是基督,救世的主。」

耶稣在那里教训撒玛利亚人。于是,信他的人更多了。撒玛利亚人现在信耶稣,并不单是因为妇女说的话,而是他们亲自听见了耶稣的教训。他们现在知道耶稣确实是从神来的弥赛亚,世界的救主,不是犹太人或撒玛利亚人的救主,而是救世主。

 

 

4:43-54 医治一位官员的儿子

[4:43-44] 过了那两天,耶稣离了那地方,往加利利去。因为耶稣自己作过见证说:「先知在本地是没有人尊敬的。」

耶稣在叙加住了两天就离开了那里,继续前往加利利(参第3节)。他预知他会在自己的家乡受到怎么样的的接待,因为他说过:「先知在本地是没有人尊敬的。」因此,他将受到的接待肯定不会比他在叙加受到的接待更好。

 

[4:45] 到了加利利,加利利人既然看见他在耶路撒冷过节所行的一切事,就接待他,因为他们也是上去过节。

耶稣到了加利利后却发现当地的人接待他。原来他们去耶路撒冷过节的时候看见他所行的一切事。但是,不久他们会厌弃他。

 

[4:46-47] 耶稣又到了加利利的迦拿,就是他从前变水为酒的地方。有一个大臣,他的儿子在迦百农患病。他听见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就来见他,求他下去医治他的儿子,因为他儿子快要死了。

耶稣又回到了迦拿,就是他所行的第一个神迹(即变水为酒)的地方(约2:1-11)。当时,在迦百农有一位大臣,他的儿子患了重病。迦拿和迦百农相距约32公里。当这大臣听说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时,便立刻去见他,求耶稣去迦百农医治他垂危的儿子。

 

[4:48] 耶稣就对他说:「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你们总是不信。」

耶稣的话不只是针对这大臣,而是所有的听众。耶稣的意思是这些人若不看见神迹奇事,他们是不会信他的。在叙加,耶稣并没有行神迹,但撒玛利亚人是凭着他的人格和他的话信他的。与撒玛利亚人相比,这些加利利人的信心是非常弱的。

 

[4:49-50] 那大臣说:「先生,求你趁著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耶稣对他说:「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就回去了。

那大臣没有回应耶稣的话。他只恳求耶稣在他的儿子还没有死之前赶快去一趟。他相信如果耶稣在场的话,他的儿子就会得医治。耶稣只不过吩咐他回去因为他的儿子活了。那大臣相信耶稣的话就回去了。他并没有要求耶稣施行什么神迹。

 

[4:51-52] 正下去的时候,他的仆人迎见他,说他的儿子活了。他就问什么时候见好的。他们说:「昨日未时热就退了。」

在回迦百农的路上时,那大臣的仆人们迎着他来,告诉他儿子活过来了。于是他就问他们他的儿子是什么时候好起来的。他们回答说:「昨日未时热就退了。」

 

[4:53] 他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你儿子活了」的时候;他自己和全家就都信了。

那大臣就想起那正是耶稣对他说话的时候。这使他对耶稣的信心增强了。他全家得知这事情后,就都信了耶稣。

 

[4:54] 这是耶稣在加利利行的第二件神迹,是他从犹太回去以后行的。

耶稣离开犹太以后,他在迦拿行了的第一件神迹,即变水为酒(约1:43; 2:11)。在耶路撒冷,耶稣也行了神迹(约2:23)。约3:22记载耶稣和门徒到了犹太地,在那里居住,施洗。接着,约4:3记载耶稣离开了犹大,又回加利利去。因此,医治大臣的儿子的神迹是耶稣从犹太回到加利利以后所行的第二件神迹。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