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八章

28:1-10 在米利大岛

[28:1] 我们既已得救,才知道那岛名叫米利大。

船员和乘客获救上岸之后,才知道那岛叫米利大。米利大是地中海的一个海岛,位于西西里岛南,约九十公里处,也就是今天的「马耳他」。这岛约三十公里长和十八公里宽。

 

[28:2] 土人看待我们,有非常的情分;因为当时下雨,天气又冷,就生火接待我们众人。

当地的人无疑目击船遇难以及船上的人各个都安全上了岸。土人对他们非常友善。这样,他们才放心土人不会对他们不利。当时下雨天冷,他们又湿又冷。于是土人就生火,给他们取暖和让他们烘干他们的湿衣服。

 

[28:3-4] 那时,保罗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因为热了出来,咬住他的手。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就彼此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天理还不容他活著。」

这时,保罗也帮忙生火。他拾起一捆柴,扔进火堆里。突然,有一条毒蛇受热后钻了出来,咬住了保罗的手。当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他们认为保罗是个杀人犯。虽然他从海里被救上岸,天理还是不让他活下去。他必定会被毒蛇咬死的。

 

[28:5-6] 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土人想他必要肿起来,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时,见他无害,就转念,说:「他是个神。」

但是保罗却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这是因为耶稣曾向他的使徒保证,即使他们手拿蛇类也不受伤害(可16:18)。当地的人以为保罗的手会肿起来或是他会突然仆倒死去。他们在等着看保罗会有什么后果。可是等了很久,他们见他还是没有受伤。于是,他们就改变对他的看法,把他当作是个神明。这显示他们极度的迷信。

 

[28:7] 离那地方不远,有田产是岛长部百流的;他接纳我们,尽情款待三日。

离船搁浅的海滩的附近,是米利大岛长部百流的田产。他接待他们在他家住了三天。我们不能确定他是接待船上的二百七十六人还是只有保罗和他的同伴而已。接下来,我们看到神祝福部百流的好意。

 

[28:8-9] 当时,部百流的父亲患热病和痢疾躺著。保罗进去,为他祷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从此,岛上其馀的病人也来,得了医治。

当时,部百流的父亲患热病和痢疾,躺在床上。保罗进去屋里看他,并为他祷告、按手,便治好了他。无疑,这是一个神迹的医治。消息传开后,岛上其馀的病人也来让保罗医治。结果,全都得医治。

 

[28:10] 他们又多方的尊敬我们;到了开船的时候,也把我们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由于病人得医治,百姓在各个方面都尊敬保罗和他的同伴-路加。路加是个医生(西4:14)。三个月之后(第十一节),当保罗他们离开米利大岛的时候,百姓把他们在旅途中所需的东西送到船上。

 

 

28:11-16 抵达罗马

[28:11] 过了三个月,我们上了亚力山大的船往前行;这船以「丢斯双子」为记,是在那海岛过了冬的。

遇船搁浅的人在米利大岛过了三个月的冬日。他们在那里等待航行的安全期到来才复航。保罗他们上了在米利大岛过冬的亚力山大的船前行。这船以「丢斯双子」为船头雕像。这双子神是水手的守护神,是希腊的神卡斯特和波莱士。

 

[28:12-13] 到了叙拉古,我们停泊三日;又从那里绕行,来到利基翁。过了一天,起了南风,第二天就来到部丢利。

船向北驶行,到达了叙拉古。叙拉古位于西西里岛的东岸,是该岛的最重要的城市,它距米利大岛约一百二十八公里。保罗他们在那里停留了三天。然后,他们从那里冒风前行,到了利基翁。利基翁是位于意大利南部顶端,是个重要的港口城市。第二天刮起了南风,船就继续向北驶行,沿着意大利西岸航行。一天后,船来到那部勒斯海湾附近的海港城市,部丢利。部丢利距利基翁约三百公里,则距罗马约二百一十公里。

 

[28:14] 在那里遇见弟兄们,请我们与他们同住了七天。这样,我们来到罗马。

在部丢利,保罗与同伴遇到了一些弟兄们。当地的弟兄们邀请他们同住了七天。较早,当船抵达西顿,犹流曾宽待保罗,准他住朋友那里去,受他们的照应(参徒27:3)。看来,这一次,犹流也同样地宽待保罗与他的同伴。就这样,保罗他们来到了罗马。

 

[28:15] 那里的弟兄们一听见我们的信息就出来,到亚比乌市和三馆地方迎接我们。保罗见了他们,就感谢神,放心壮胆。

在罗马的一些弟兄们听说保罗与同伴到了该城,就到亚比乌市和三馆地方迎接他们。亚比乌市是罗马城东南五十余公里处的一个市集,而三馆地方是罗马城南面约五十公里处的一个市镇。可见,这两班弟兄们特地从罗马城老远来到这两个地方迎接保罗他们。可想象,他们是多么地期望见到保罗啊!保罗见到这些弟兄们,就放心壮胆,感谢神应允他的祷告,使他能顺利地到罗马的弟兄那里去(参罗1:10)。再此处,读者跟路加告别了,因为「我们」的段落不再出现了。

 

[28:16] 进了罗马城,百夫长把众囚犯交给御营的统领,惟有保罗蒙准和一个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处。

保罗他们终于到了罗马城。罗马是罗马帝国的首府,是当时世界的主要城市。进了城以后,百夫长把众囚犯交给御营的统领。至于保罗呢,他蒙准在一个兵看守下,自己住在一处。第三十节告诉我们保罗在自己租的房子住。

 

 

28:17-31 在罗马传道

[28:17-19] 过了三天,保罗请犹太人的首领来。他们来了,就对他们说:「弟兄们,我虽没有作什么事干犯本国的百姓和我们祖宗的规条,却被锁绑,从耶路撒冷解在罗马人的手里。他们审问了我,就愿意释放我;因为在我身上,并没有该死的罪。无奈犹太人不服,我不得已,只好上告于该撒,并非有什么事要控告我本国的百姓。

来到罗马之后,保罗需要一些时间安顿下来。过了三天,他邀请当地的犹太人的首领来,目的是要向他们解释他来罗马的原因。保罗称呼他们为「兄弟」,因为他们是他的同胞。他声称他并没有做什么事干犯自己的同胞或祖宗的规条,但却在耶路撒冷被锁绑,又被交到罗马人的手里。他解释罗马官员审问他,可是在他身上找不到该死的罪,就愿意释放他。但犹太领袖却反对,所以他只好上告于该撒。接着,他说明他并没有什么事要控告自己同胞。他上告于该撒是为了能得到公平的审讯。

 

[28:20] 因此,我请你们来见面说话。我原为以色列人所指望的,被这链子捆锁。

保罗解释他邀请当地的犹太人领袖来见面谈话的原因。其实,他并没有犯什么罪。他全是为了以色列人所指望的缘故,被链子捆锁的。「以色列人所指望的」是指神向他们的祖先所应许的,即神叫死人复活(徒23:6; 24:15; 26:6-7)。耶稣就是他们所指望的应验。由于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死人复活也因此成为了事实(参林前15:13)。

 

[28:21-22] 他们说:「我们并没有接著从犹太来论你的信,也没有弟兄到这里来报给我们说你有什么不好处。但我们愿意听你的意见如何;因为这教门,我们晓得是到处被毁谤的。」

当地的犹太人的领袖似乎不晓得保罗这件事。他们没有从犹大接到提及他的信件,罗马的同胞也没有说他的坏话。很可能他们不想牵扯进保罗的事件中。不过,他们知道他所属的教门到处被毁谤,因此他们很想听听他的意见。无疑,他们曾久仰他的威名,并对这教门有些认识。

 

[28:23] 他们和保罗约定了日子,就有许多人到他的寓处来。保罗从早到晚,对他们讲论这事,证明神国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书,以耶稣的事劝勉他们。

于是,犹太人的领袖和保罗定下讨论的日子。他们要听他如何为基督教提出充足的论据。那天,许多人来到他的寓处。他从早上一直到晚上,向他们讲论,证明神国的道,引用摩西律法和先知书上有关耶稣的事,来劝勉他们信服耶稣。这无疑是个彻底的讨论。

 

[28:24-25上] 他所说的话,有信的,有不信的。他们彼此不合,就散了;未散以先,保罗说了一句话,

有些人听了保罗的话后就信服了,但有些却不信。可见,他们彼此意见不一致。因此,他们就开始离开了。但在离开之前,保罗对他们说了一句话,让他们去思考。

 

[28:25下-27] 说:「圣灵藉先知以赛亚向你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他说: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著;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保罗引用赛6:9-10来警告这些犹太人的景况。他声称先知以赛亚向他们祖宗所说的话是不错的。注意保罗把先知的预言归咎于圣灵。这预言描述了这些人的心地刚硬,向真理闭起眼睛,拒绝操练自己的理解能力,因为他们不要知道真理。由于他们的顽固无知,他们对唯一能引起悔改和得医治的信息毫不敏锐。这里的「得医治」是指他们的罪得赦。耶稣也曾引用这经节来论那些拒绝接受他教训的犹太人(参太13:13-15)。

 

[28:28] 所以你们当知道,神这救恩,如今传给外邦人,他们也必听受。」

既然大多数的犹太人拒绝基督的福音,保罗要他们知道神的救恩,即从神而来的救恩,如今已传给外邦人了,他们是会听从的。以前,保罗的策略是先把福音传给犹太人的,但现在面对这情景,这策略也告一段落了。

 

[28:29] 保罗说了这话,犹太人议论纷纷的就走了。

保罗说完了这番话,犹太人就离他而去了。但是他们之间有激烈的争。

 

[28:30-31] 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

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住了两年。在这期间,犹太人没有对他正式提起什么诉讼。在等候原告在法庭控告他的期间里,他接待所有来见他的人,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虽然他是个囚犯,但他享有特别的自由向来见他的人传讲福音,没有人禁止他。我们也知道在这两年内,保罗写了以弗所书,腓利比书,歌罗西书和腓利门书。

在此,路加突然地结束了使徒行转。至于保罗的结果呢,我们就不晓得了。很可能路加知道保罗的结果,因此他突然地结束了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