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六章

26:1-23 保罗为自己分诉

[26:1] 亚基帕对保罗说:「准你为自己辩明。」于是保罗伸手分诉,说:

在徒25:26我们读到,关于保罗,非斯都没有任何罪证可以奉明皇上。他把保罗带到亚基帕的面前,目的是要得到他的指点,好使他们查问之后有所陈奏。亚基帕听了之后,就准保罗为他自己辩明。保罗就伸手,开始为自己分诉了。

 

[26:2-3]「亚基帕王啊,犹太人所告我的一切事,今日得在你面前分诉,实为万幸;更可幸的,是你熟悉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所以求你耐心听我。

在保罗的讲述中,他首先对亚基帕说此时他能在他面前为一些犹太人所告他的一切事分诉,实为万幸。更可幸的是,不像那些罗马的当权者,亚基帕熟悉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因此,他请求亚基帕耐心地听他申辩。注意保罗对亚基帕所说的赞扬话并不是奉承话,而是事实。

 

[26:4-5] 我从起初在本国的民中,并在耶路撒冷,自幼为人如何,犹太人都知道。他们若肯作见证就晓得,我从起初是按著我们教中最严紧的教门作了法利赛人。

保罗叙述他自幼为人如何,从起初在大数,后来在耶路撒冷,犹太人都知道。这些犹太人若肯作见证的话,他们知道保罗从小就按着犹太教中最严紧的教门作了法利赛人。他曾是个严格遵守法律的信徒。既然是这样,他怎么是犹太教的敌人呢?

 

[26:6] 现在我站在这里受审,是因为指望神向我们祖宗所应许的;

保罗声称如今站在这里受审,并不是因为犯了什么死罪,而是因为存盼望神曾向以色列人的祖宗的应许。这个应许是神叫死人复活(徒24:14-15)。法利赛人都相信复活(徒23:6-10)。

 

[26:7] 这应许,我们十二个支派,昼夜切切的事奉神,都指望得著。王啊,我被犹太人控告,就是因这指望。

保罗说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昼夜切切地事奉神,也是盼望得到这应许。保罗要让亚基帕知道,他为了这个盼望才被那些犹太人指控的。值得注意的是保罗所提的「十二个支派」驳倒了「以色列十个失落支派」的错误教导。由此可见,保罗不晓得这「以色列十个失落支派」的存在。

 

[26:8] 神叫死人复活,你们为什么看作不可信的呢?

此时,保罗把注意力转到在场的听众。针对神叫死人复活的事,他问: 「 你们为什么看作不可信的呢?」当然,对这些外邦人和撒都该人而言,死人复活是不可信的。事实上,耶稣的复活证明了神能叫死人复活。

 

[26:9-10] 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我在耶路撒冷也曾这样行了。既从祭司长得了权柄,我就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他们被杀,我也出名定案。

在此,保罗叙述他曾是个著名的逼迫教会的人。他曾认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事实上,他在耶路撒冷也曾这样行的。他从祭司长得了权柄,把那里的许多圣徒囚在监里。不止这样,他们在公会前被判死刑时,他也赞成。可见,他的双手沾满了圣徒的鲜血。

 

[26:11] 在各会堂,我屡次用刑强逼他们说亵渎的话,又分外恼恨他们,甚至追逼他们,直到外邦的城邑。」

保罗说他曾经常在各会堂里,用刑强逼基督徒说亵渎的话,即强逼他们抛弃基督。他也非常地恼恨他们,甚至到外邦的城邑追逼他们。

 

[26:12-14]「那时,我领了祭司长的权柄和命令,往大马色去。王啊,我在路上,晌午的时候,看见从天发光,比日头还亮,四面照著我并与我同行的人。我们都仆倒在地,我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话向我说:『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在此,保罗叙述他如何遇见耶稣(参徒9:1-19; 22:6-21)。有一天,他带着祭司长的权柄和命令去大马色搜捕基督徒。约中午的时候,他见从天发光,比阳光还亮,照着他和他同行的人身上。他们都仆倒在地上。保罗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话对他说:「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你用脚踢刺是难的!」这里所提的「刺」是指赶牛的刺棒。这箴言「用脚踢刺是难的」是指保罗意识到他与基督教对抗,即与基督对抗,是没用的。他逼迫教会却伤害到他自己因为他「用脚踢刺」。

 

[26:15] 我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保罗询问谁在跟他说话:「主啊,你是谁?」「主」是一种尊称,因为保罗根本不知道谁在跟他说话。耶稣回答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可见,保罗逼迫主的教会就等于逼迫他。

 

[26:16] 你起来站著,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接着,耶稣叫保罗站起来。主透露他特意向保罗显现是要派他作执事和见证人。他要把当天所看见的事情和主以后要指示他的事证明出来。「指示他的事」是指主耶稣给保罗要的启示。

 

[26:17] 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主应许保罗他会把保罗从犹太人和外邦人的手中救出来。外邦人是保罗的主要传道对象,因为主任命他作外邦人的使徒(罗11:13)。主的应许指示保罗将来执行主的旨意时会受许多患难。

 

[26:18]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主差保罗去犹太人和外邦人那里的目的就是要开他们的眼睛。保罗要用福音开启他们的眼睛,好让他们从属灵的黑暗转向光明,从撒但的权势下获得释放。耶稣曾对他的门徒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真理会使他们从错谬和罪中获得释放。晓得福音并顺从它的结果就是他们得蒙赦罪与因信主成圣的人同得基业。注意得蒙赦罪和成圣的关系。这里所提的基业是永生的应许。

 

[26:19-20]「亚基帕王啊,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先在大马色,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

保罗告诉亚基帕他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他顺从了主耶稣的指示。归主之后,保罗先在大马色,然后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以及外邦人当中传福音。他传道的主旨就是他们应当悔改归向神,并行事为人要与悔改的心相称。

 

[26:21-23] 因此,犹太人在殿里拿住我,想要杀我。然而我蒙神的帮助,直到今日还站得住,对著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先知和摩西所说将来必成的事,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

保罗断言就是因为他所传的道,一些犹太人在圣殿里抓住他,想要杀死他。虽然罗马军队把他从犹太人中救出来,但保罗把这事归于神的帮助。藉着神的帮助,他直到此时还能站得住,对着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他声称他所讲的都是众先知和摩西曾预言要发生的事。旧约曾预言基督必须受害,并且要成为第一位从死里复活的人,永不再死。另外,复活的主将要把光明的道传给犹太人和外邦人。这无疑是藉着他所差派的执事到犹太人和外邦人那里去传扬福音。较早,主告诉保罗他差他到犹太人和外邦人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徒26:17-18)。

 

 

26:24-29 听众的反应

[26:24] 保罗这样分诉,非斯都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保罗正在为自己分诉时,非斯都突然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非斯都认为保罗神经失常了。他把保罗的神经失常归因于他的学问太大。可能作为一个外邦人,他对这些属灵的事情感到难以理解。

 

[26:25-26] 保罗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里做的。

但保罗并没有因非斯都的话而失去自制。他平静地回答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他告诉非斯都他所说的是真实的事实。他指出亚基帕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他才放胆向王直言。他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能瞒得过亚基帕王,因为这些事都不是在背地里做的。

 

[26:27] 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吗?我知道你是信的。」

这时候,保罗问亚基帕王:「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吗?」作为一个拥有委任犹太人为大祭司的特权,亚基帕王当然会相信旧约的预言了。不过,如果他回答信,那么非斯都会不会取笑他呢?然而,在亚基帕王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保罗就替他回答了。

 

[26:28] 亚基帕对保罗说:「你想稍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啊!」

亚基帕王的回应可意译为:「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亚基帕王竟然用这荣耀的词「基督徒」,这一点很重要。无疑他对耶稣基督和基督教有些认识。他对保罗说的很可能是真诚的话,而不是讽刺(参第29节)。

[26:29] 保罗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

保罗回答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他祈求神,不仅亚基帕王,也为在座的人,都能像他一样成为基督徒。可见,保罗试图诚挚地说服那些在听他传福音的人成为基督徒,只是不要像他有锁链捆绑。

 

[26:30-31] 他说完时,王和巡抚并百尼基与同坐的人都起来,退到里面,彼此谈论说:「这人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

保罗说完他的分诉时,亚基帕王,非斯都和在场的人都站起来。他们走出大厅之后,便彼此谈论说保罗并没有犯什么该死该绑的罪。虽然他们没有接受保罗的邀请成为基督徒,但他们都能看得出他是无辜的。

 

[26:32] 亚基帕又对非斯都说:「这人若没有上告于该撒,就可以释放了。」

于是,亚基帕王和非斯都分享他对保罗这案子的看法。他承认若保罗没有上告于该撒,就可以获释了。不过,主耶稣的旨意是要保罗到罗马那里去为他作见证(徒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