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 十五章

25:1-5 公会的人向非斯都控告保罗

[25:1] 非斯都到了任,过了三天,就从该撒利亚上耶路撒冷去。

非斯都在公元五十九年接替腓力斯做了犹太的罗马巡抚。他是一个能干的行政官。他到该撒利亚就任巡抚三天后就前往耶路撒冷去。想必他要调查那里的事物,因为耶路撒冷毕竟是犹太人的宗教中心。

 

[25:2-3] 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向他控告保罗,又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提到耶路撒冷来,他们要在路上埋伏杀害他。

虽然保罗已被囚禁在该撒利亚监牢里有两年了,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还是很憎恨他。当非斯都在耶路撒冷的时候,他们来找他,向他控告保罗。他们还央告他,求他的情,将保罗押回耶路撒冷受审。其实,他们的邪恶计划是要在途中埋伏杀害保罗。这样,他们就可以一次性地铲除保罗。

 

[25:4-5] 非斯都却回答说:「保罗押在该撒利亚,我自己快要往那里去」;又说:「你们中间有权势的人与我一同下去,那人若有什么不是,就可以告他。」

但是,非斯都拒绝了祭司长和犹太人的首领的要求。很可能先前他已被告知保罗的案子。他回应说保罗正被押在该撒利亚,而他很快就要回去了。于是,他建议他们派几个有权势的人跟他一起去该撒利亚,如果保罗有什么罪,他们可以在那里正式指控他。这样,保罗就能与他们对质,为自己辩护。

 

 

25:6-12 在非斯都面前申诉

[25:6-7] 非斯都在他们那里住了不过十天八天,就下该撒利亚去;第二天坐堂,吩咐将保罗提上来。保罗来了,那些从耶路撒冷下来的犹太人周围站著,将许多重大的事控告他,都是不能证实的。

非斯都在耶路撒冷住了大约八到十天。之后,他便和几个有权势的犹太人回到该撒利亚。第二天,他就开庭审讯,吩咐将保罗提上来。保罗一出现,从耶路撒冷来的有权势的犹太人就围住他,一直用许多没有证据的重大的事控告他。

 

[25:8] 保罗分诉说:「无论犹太人的律法,或是圣殿,或是该撒,我都没有干犯。」

当然,保罗否认这些重大的指控。他辩护说无论犹太人的律法,或是圣殿,或是该撒,他都没有干犯。事实上,他没有反对犹太人的律法,也没有带外邦人进入圣殿或做了反对罗马政府的事。事实上,这些犹太人无法拿出证据来证明他们的指控。

 

[25:9] 但非斯都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问保罗说:「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听我审断这事吗?」

像腓利斯一样,非斯都也想讨好犹太人。为了讨犹太人的喜欢,非斯都肯接受犹太人的请求将保罗押回耶路撒冷受审。他便问保罗说他是否愿意去耶路撒冷那里接受他的审判。保罗知道这些犹太人的阴谋(参23:12-17)。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将他押回耶路撒冷受审,而是要在途中埋伏杀害他。

 

[25:10] 保罗说:「我站在该撒的堂前,这就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我向犹太人并没有行过什么不义的事,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

保罗拒绝了非斯都的建议。他似乎责备非斯都,说他现在是站在该撒的法庭上,因此这就是他应当受审的地方。况且,非斯都明明知道他没有行过什么干犯犹太人的事。那他为何需要去耶路撒冷那里接受他的审判呢?

 

[25:11] 我若行了不义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他们所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可以把我交给他们。我要上告于该撒。」

较早,保罗声称他没有做反对罗马政府的事。不过,他说若他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他也不推辞。但若这些犹太人告他的事是没有根据的,那就没有人可以把他交给他们。作为一个罗马公民,他有权力向该撒上诉。于是,他对非斯都说:「我要上告于该撒。」保罗觉得这样他会得到公正的审判。

 

[25:12] 非斯都和议会商量了,就说:「你既上告于该撒,可以往该撒那里去。」

非斯都和他的法律顾问商量保罗的上诉。过后,他便对保罗说:「你既上告于该撒,可以往该撒那里去。」 保罗的上诉已被允准。这案件将要被转移到罗马那里去了。

 

 

25:13-22 非斯都和亚基帕讨论保罗的案子

[25:13] 过了些日子,亚基帕王和百尼基氏来到该撒利亚,问非斯都安。

一些日子后,亚基帕王和百尼基氏来到该撒利亚向新上任的罗马巡抚致敬。这位亚基帕王是亚基帕二世,是分封王。他的父亲是在徒12章所提的希律王。亚基帕王从公元50至100年统治加利利北边的一个小地区。罗马皇帝革老丢曾委任他为犹太人的大祭司。百尼基氏是亚基帕王的妹妹,并与他同居。

 

[25:14] 在那里住了多日,非斯都将保罗的事告诉王,说:「这里有一个人,是腓力斯留在监里的。

亚基帕王和百尼基氏在该撒利亚住了很多天。后来,非斯都就把保罗的案子告诉了亚基帕王。亚基帕王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可能对非斯都有帮助,因为他需要一些关于保罗的资料奏明该撒。他对亚基帕王说他那里有一个囚犯,是腓力斯留给他的。

 

[25:15-16] 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将他的事禀报了我,求我定他的罪。我对他们说,无论什么人,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未得机会分诉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死罪,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

非斯都复述他去耶路撒冷的时候,那里的祭司长和犹太的长老曾向他控告保罗,一直求他定保罗的罪。但非斯都不能接受他们的不合理的要求,即未经审讯就定他死罪。根据罗马人的条例,被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还没有机会为自己辩护之前,是不能定他死罪的。

 

[25:17-19] 及至他们都来到这里,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来。告他的人站著告他;所告的,并没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恶事。不过是有几样辩论,为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又为一个人名叫耶稣,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他是活著的。

非斯都告知亚基帕王那些控告保罗的人来到该撒利亚之后,他并没有耽延,第二天就开庭审讯。他意识到原告所指控的并不是他所预料的那等恶事,只不过是他们自己敬鬼神的事而已,尤其是为一个叫耶稣的人。但他想这耶稣已经死了,保罗却说他是活著的。

 

[25:20-21] 这些事当怎样究问,我心里作难,所以问他说:『你愿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里为这些事听审吗?』但保罗求我留下他,要听皇上审断,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该撒那里去。」

非斯都告诉亚基帕王这样的争论使他心里作难。既然保罗没有犯国家的条例,他应当释放他的。但为要讨好犹太人,他不能释放保罗。他告诉亚基帕王他曾问保罗是否愿意到耶路撒冷去受审。可是保罗拒绝了他的建议,却要上诉皇上。他就吩咐把保罗暂时留下,等着解送他到该撒那里去。问题是: 他把囚犯送到该撒那里,他的罪状是什么呢?

 

   [25:22] 亚基帕对非斯都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非斯都说:「明天你可以听。」

这时,亚基帕对非斯都说他也愿意听保罗辩论。看来,他对基督教也感兴趣。他的请求被允准了。第二天,他就可以听保罗辩论了。

 

 

25:23-27 在亚基帕面前受审

[25:23] 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著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进了公厅。非斯都吩咐一声,就有人将保罗带进来。

第二天,亚基帕和百尼基在众千夫长和城里的尊贵人陪同下,声势浩大地进了公厅。好一个官式的典礼啊!随后,非斯都吩咐人把囚犯保罗带进来。带着镣铐的囚犯与地位尊荣的人物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25:24-25] 非斯都说:「亚基帕王和在这里的诸位啊,你们看这人,就是一切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和这里,曾向我恳求、呼叫说:『不可容他再活著。』」但我查明他没有犯什么该死的罪,并且他自己上告于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

诉讼程序开始了,非斯都把亚基帕和在座的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囚犯保罗身上。他告诉他们在耶路撒冷和该撒利亚的犹太人一直恳求他,不可容保罗再活著。可是,他却查不出保罗到底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况且,既然保罗要求上告于皇帝,他决定把他解送到罗马去。

 

[25:26-27] 论到这人,我没有确实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带他到你们面前,也特意带他到你亚基帕王面前,为要在查问之后有所陈奏。据我看来,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只是,关于这囚犯,非斯都承认他没有确实的罪证可以奏明皇上。可见这件事令他有点沮丧。他坦白地解释他为什么把保罗押解到在座的尊荣的人物面前,尤其是亚基帕。因为他需要亚基帕的指点,好在他们查问保罗之后有所陈奏。他认为解送囚犯到皇上那里,没有指明他的罪证是不合理的。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