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四章

24:1-9保罗被控

[24:1] 过了五天,大祭司亚拿尼亚同几个长老,和一个辩士帖土罗下来,向巡抚控告保罗。

在徒23:35,腓力斯把保罗关在希律王的的衙门里,等他的原告到了才审理他的案子。保罗抵达该撒利亚五天后,大祭司亚拿尼亚与几个长老从耶路撒冷来到该撒利亚。他们聘了一位名叫帖土罗的辩士来代表他们向巡抚腓力斯控告保罗。

 

[24:2-4]    保罗被提了来,帖土罗就告他说:「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惟恐多说,你嫌烦絮,只求你宽容听我们说几句话。

保罗被提上堂后,帖土罗便指控他。但为了讨好腓力斯,他先奉承他。帖土罗宣称在腓力斯的治理之下,犹太人长享和平。还有,因着他的远见,这国的弊病得以更正。因此,犹太人对他感激不尽。帖土罗的奉承有点夸张,因为徒21和23章记载一些暴动。他奉承了巡抚之后,便建议为了不要麻烦巡抚,他请巡抚聆听他说几句话。

 

[24:5-7] 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我们把他捉住了,要按我们的律法审问,不料千夫长吕西亚前来,甚是强横,从我们手中把他夺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这里来。

现在,帖土罗提出对保罗的这些指控: (1)他像瘟疫一般。(2) 他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3) 他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4) 他连圣殿也想要污秽。接着,帖土罗说保罗企图污秽圣殿时被犹太人捉拿了。他们本想要按他们的律法来审查他的。可是,千夫长前来强横地从他们手中把保罗夺去,而且还吩咐他们来到腓力斯那里控告保罗。

 

[24:8-9] 你自己究问他,就可以知道我们告他的一切事了。」众犹太人也随著告他说:「事情诚然是这样。」

帖土罗结束了他对保罗的控词之后,便建议腓力斯亲自审问保罗,就可以知道犹太人控告他的一切事了。其他的犹太人也随着帖土罗指控保罗,坚称帖土罗所说的都是真的。此时,犹太人没有提供什么证据来支持他们对保罗的指控。他们也没有找来一些见证人。

24:10-21 在巡抚面前辩护

[24:10] 巡抚点头叫保罗说话。他就说:「我知道你在这国里断事多年,所以我乐意为自己分诉。

这时候,腓力斯点头示意保罗可以说话。于是,保罗就表示腓力斯在犹大省断事多年,对犹太人的事应当十分熟悉,所以他乐意在他面前为自己辩护。可见,保罗没有像帖土罗那样不诚实地奉承腓力斯。

 

[24:11-12] 你查问就可以知道,从我上耶路撒冷礼拜到今日不过有十二天。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

保罗建议腓力斯查对,从他到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到此时只不过是十二天而已。注意保罗说他到圣殿的目的是「敬拜」。他指出原告根本就没目击他在圣殿里,或在会堂里,或在城里和人辩论或耸动众人。他的重点是在这段日子里,他并没有和什么人辩论或企图耸动众人。

 

[24:13] 他们现在所告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

保罗断言这些原告无法拿出控告他所做的事的证据。当然,在这十二天里,保罗根本就没有和人辩论或企图耸动众人。

 

[24:14] 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

较早,帖土罗控告保罗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保罗承认,他的确按着原告称为「异端」的那道事奉他祖宗的神。基督徒是信奉耶稣的教导(即那道)的人(徒9:2)。值得注意保罗承认他是基督徒。他声称基督教不是「异端」的道。这是因为他按着那道事奉犹太人的神以及他相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即旧约圣经所记载的事。在此,保罗显出犹太教和基督教都是从神来的。其实,在加3:24-25,保罗写道摩西律法引犹太人到基督那里。可见,旧约预表基督教。

 

[24:15] 并且靠著神,盼望死人,无论善恶,都要复活,就是他们自己也有这个盼望。

保罗也和法利赛人一样,都靠着神,有同样的盼望,就是无论善恶,都要从死里复活。这「神使死人复活」的盼望是神曾給犹太人的祖先的应许(徒26:6-8)。耶稣在约5:28-29 断言:「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可见,圣经教导在那时候,善人和恶人要同时从死里复活。

[24:16] 我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由于保罗盼望这「神使死人复活」的那一天,他自己勉励,无论对神或对人,常常保持无亏的良心。关于良心,参徒23:1的注释。

 

[24:17] 过了几年,我带著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

保罗继续讲述他来到耶路撒冷的缘故。他离开耶路撒冷有几年了。他回来的目的并不是原告所声称的,即要污秽圣殿和耸动众人。这次,他回来是要捐助贫穷的犹太基督徒和向神献祭的。他带回来的是外邦教会所捐的款项。

 

[24:18-19] 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

犹太人发现保罗在圣殿时,他已经完成洁净礼,正献祭品。那时,他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但有一些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在场。当时,他们煽动民众对抗保罗,告他到处教人反对摩西律法以及把外邦人带进圣殿(徒21:27-28)。保罗建议这些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若要告他的话,就应该到巡抚这里来告他。这样他就可以为自己辩护。很稀奇,他们并不在场!

 

[24:20-21] 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

保罗现在把注意力转移到在场的大祭司,几个长老和帖土罗。他建议他们让巡抚知道,当他站在公会面前时,他们判了他什么罪。如果他有罪的话,他猜就是他站在他们面前喊了「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对巡抚来说,他确实无能判断这个宗教案子,因为法利赛人相信死人复活这回事,但撒都该人却不相信(徒23:8)。

 

 

24:22-24 判决被拖延

[24:22] 腓力斯本是详细晓得这道,就支吾他们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

腓力斯对基督教有相当的认识。他知道这些犹太人对保罗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可是,他搪塞他们,说他要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时才做决定。这显明是腓力斯的推延策略。在新约圣经里,我们没有读到腓力斯曾该撒利亚。

[24:23] 于是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

由于保罗没有被判有罪,腓力斯没有理由扣留他的。但之期间,他吩咐百夫长看守保罗,并且要宽待他,允许他的亲友来探望他,供应他日常所需。可见,腓力斯待囚犯保罗相当得好。

 

 

24:24-27 腓力斯留保罗在监理

[24:24] 过了几天,腓力斯和他夫人犹太的女子土西拉一同来到,就叫了保罗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

公审之后,腓力斯似乎没有再找保罗。几天后,他和他的夫人来了,就把保罗叫来,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腓力斯的夫人是犹太人,名叫土西拉。腓力斯是她第二任丈夫。她的父亲就是杀了雅各的希律王(徒12:1)。

 

[24:25] 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

既然腓力斯和夫人要听保罗多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保罗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当他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时,腓力斯甚觉恐惧。他确实缺乏公义和节制。他知道在那审判的日子,他要对他所作的负责任(林后5:10)。此时,他认为他听够了。于是他便打发保罗走,并对他说:「等我得便再叫你来。」 显然,腓力斯不愿意顺服福音。

 

[24:26] 腓力斯又指望保罗为得释放送他银钱,所以屡次叫他来,和他谈论。

腓力斯又指望保罗为得释放送他银钱,所以常常召保罗来和他谈论。但保罗或他的亲友没有贿赂他。于是,保罗继续被囚在该撒利亚监里。

 

[24:27] 过了两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讨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

两年过去了,波求非斯都接替腓力斯作了巡抚。腓力斯被解雇是因为他以暴力干涉该撒利亚犹太人和外邦人的民间动乱,导致很多犹太人被残杀。但腓力斯为了要讨好犹太人,便把保罗留在监狱里。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