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三章

23:1-11 在工会前受审

[23:1] 保罗定睛看著公会的人,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著良心,直到今日。」

在徒22:30,千夫长为了要知道保罗被犹太人指控的原因,就召聚了祭司长和全公会的人,让保罗站在他们的面前。保罗定睛看着他们,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保罗称呼他们为弟兄们因为他们都是犹太人。他断言他一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问心无愧的。在腓3:6他写道:「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然而,这不表示他绝无半点罪。良心不是真正道德的防卫线因为他曾逼迫基督徒。

 

[23:2] 大祭司亚拿尼亚就吩咐旁边站著的人打他的嘴。

亚拿尼是耶路撒冷的大祭司(公元47-59年在位)。根据犹太历史学家,亚拿尼是一个极贪污和邪恶的人。他听到保罗的话就吩咐站在保罗旁边的人打他的嘴巴,导致保罗的辩护被中断了。根据摩西律法,一个罪犯被审判有罪后才该受责打的(申25:1-2)。

 

[23:3] 保罗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吗?」

   保罗被亚拿尼的仆役打了嘴后便愤慨地指责他,说神会打他这粉饰的墙。在此,保罗指责亚拿尼是个伪善者(参太23:27)。亚拿尼应当按律法审问保罗的,但却违犯律法吩咐人打保罗。保罗的预言「神要打你」确实应验在亚拿尼的身上。在公元66年,亚拿尼被民族主义的叛徒暗杀了。

 

[23:4] 站在旁边的人说:「你辱骂神的大祭司吗?」

旁观者看到保罗这样地责备大祭司都大吃一惊。在他们的眼里,亚拿尼是神的大祭司。于是他们对保罗说:「你辱骂神的大祭司吗?」

 

[23:5] 保罗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著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

在保罗的回答里,他指出摩西律法不容许以色列人毁谤他们的官长(出22:28),但他不晓得亚拿尼是大祭司。我们不知道保罗为什么不晓得亚拿尼是大祭司。有些人认为保罗侮辱了大祭司而且后来为他的行为道了歉。是否是这样呢,我们不能肯定,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不过,经过这事件,保罗知道他不可能从公会那里得到公正审判了。

 

[23:6] 保罗看出大众一半是撒都该人,一半是法利赛人,就在公会中大声说:「弟兄们,我是法利赛人,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

保罗采取了一个策略来保住他的性命。他发现公会中的人分为两派,一派是撒都该人,一派是法利赛人。他们所信的不一致。撒都该人说,没有复活,也没有天使和鬼魂; 法利赛人却说,两样都有(徒23:8)。于是,保罗在公会里大声说:「弟兄们,我是法利赛人,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我现在受审问,是为盼望死人复活。」有些人指责保罗不应该称自己是法利赛人来分裂公会。但是依据他的背景,他确实是法利赛人。另外,他跟法利赛人一样,都相信复活。注意保罗声称他现在受审问是因为他盼望死人复活。

 

[23:7-9] 说了这话,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就争论起来,会众分为两党。因为撒都该人说,没有复活,也没有天使和鬼魂;法利赛人却说,两样都有。于是大大的喧嚷起来。有几个法利赛党的文士站起来争辩说:「我们看不出这人有什么恶处,倘若有鬼魂或是天使对他说过话,怎么样呢?我们不可攻击神。」

果不出所料,保罗的话导致公会分为两党,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争论起来。于是,众人大大地喧嚷起来。有几个法利赛党的文士站起来辩论,说他们找不出保罗的教导,即「死人复活」有什么错处。他们还猜测也许有鬼魂或是天使对他说过话呢!既然是这样,他们不可攻击神。此时,公会全忘记了保罗被犹太人控告教导人违背律法以及带外邦人进入内院,弄脏圣地。表面上,法利赛人是替保罗辩护。其实,他们是为自己的信仰辩护,因为他们与撒都该人互相仇视。

 

[23:10] 那时大起争吵,千夫长恐怕保罗被他们扯碎了,就吩咐兵丁下去,把他从众人当中抢出来,带进营楼去。

争论越来越激烈,千夫长担心众人会把保罗扯碎了,于是便吩咐兵丁从营楼下去会堂把他从众人当中抢出来。千夫长又救了保罗。然后,兵丁把保罗扣留在营楼里。

 

[23:11] 当夜,主站在保罗旁边,说:「放心吧!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

当天晚上,主耶稣站在保罗旁边,鼓励他说:「放心吧!」主的意思是要保罗勇敢起来。主还向他保证:「你怎样在耶路撒冷为我作见证,也必怎样在罗马为我作见证。」可见主没有责备保罗。他还安慰和鼓励他,甚至给他保证他将在罗马为主作见证。至少,保罗从主那里得知他不会死在耶路撒冷。

 

 

23:12-22 犹太人要杀害保罗

[23:12-15] 到了天亮,犹太人同谋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这样同心起誓的有四十多人。他们来见祭司长和长老,说:「我们已经起了一个大誓,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什么。现在你们和公会要知会千夫长,叫他明天带下保罗到你们这里来,假作要详细察考他的事;我们已经预备好了,不等他来到跟前就杀他。」

第二天早晨,有四十多犹太人策划一个阴谋要杀害保罗。他们起誓若不杀他绝不吃不喝。他们去找祭司长和长老,把他们的誓言告诉他们。他们建议祭司长和长老要求千夫长明天把保罗从营楼带到公会那里去,假装要详细察考他的事。他们计划在保罗到达公会之前就把他杀了。看来,他们想把千夫长当作他们的工具。

 

[23:16] 保罗的外甥听见他们设下埋伏,就来到营楼里告诉保罗。

不知如何,保罗的外甥听见了这些犹太人设下的埋伏。他就到营楼去告诉保罗。我们没有其它关于保罗的外甥的资料。我们只知道他是个少年人(徒23:22)。

 

[23:17-18] 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说:「你领这少年人去见千夫长,他有事告诉他。」于是把他领去见千夫长,说:「被囚的保罗请我到他那里,求我领这少年人来见你;他有事告诉你。」

当保罗听了这些犹太人的阴谋后,他决定要让千夫长知道这个阴谋。他请来一个百夫长,叫他把他的外甥带到千夫长那里去,因为他有事要告诉他。于是,百夫长便按照保罗的话去做,亲自把他的外甥带去见千夫长。

 

[23:19] 千夫长就拉著他的手,走到一旁,私下问他说:「你有什么事告诉我呢?」

千夫长意识到保罗的外甥可能有重要的事要向他报告。于是,他便拉着保罗的外甥的手,把他带到一边,私下问他有什么事要告诉他。

 

[23:20-21] 他说:「犹太人已经约定,要求你明天带下保罗到公会里去,假作要详细查问他的事。你切不要随从他们;因为他们有四十多人埋伏,已经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现在预备好了,只等你应允。」

于是,保罗的外甥把那些犹太人的阴谋详细地告诉了千夫长。他还恳求千夫长不要答应他们的要求把保罗从营楼带到公会那里去,因为他们已经埋伏着,准备要杀害保罗。现在,他们只等他的应允了。

 

[23:22] 于是千夫长打发少年人走,嘱咐他说:「不要告诉人你将这事报给我了。」

千夫长听了保罗的外甥的报告后便打发他走。他还嘱咐他不要让别人知道他向他告密的事。千夫长知道了那些犹太人的阴谋之后,便要采取更安全的措施来保护囚犯保罗了。

 

   [23:23-24] 千夫长便叫了两个百夫长来,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亥初往该撒利亚去;也要预备牲口叫保罗骑上,护送到巡抚腓力斯那里去。」

千夫长打发少年人走之后便立即叫来两个百夫长,吩咐他们预备护卫队,在晚上九点护送保罗到在该撒利亚的巡抚那里去。他们还要准备一匹马给保罗骑。护卫队一共有四百七十人,包括了二百名步兵,七十名马兵,二百名长枪手。这么大的护卫队肯定能把保罗安全地送到该撒利亚那里去。腓力斯是罗马帝国驻犹大地区的巡抚(公元52-60年在位)。他是一个既无能又残忍的巡抚。

 

 

23:26-30 革老丢呈文书给腓力斯

[23:25-28] 千夫长又写了文书,大略说:「革老丢吕西亚,请巡抚腓力斯大人安。这人被犹太人拿住,将要杀害,我得知他是罗马人,就带兵丁下去救他出来。因要知道他们告他的缘故,我就带他下到他们的公会去,

千夫长又写了一封信给腓力斯,解释保罗所面对的情况。千夫长自称革老丢吕西亚,称呼腓力斯为「大人」。他说保罗被犹太人捉拿,他们将要杀他的时候,他得知保罗是罗马公民后,就带士兵从营楼下去救他。之后,为要知道他们指控保罗的缘故,他把保罗带到犹太人的公会受审。可见,千夫长给了一个不是很诚实的叙述。犹太人要杀保罗时,他根本就不知到保罗是罗马公民。他还故意遗漏了一些对他不利的细节,如他把保罗绑起来,叫人用鞭子拷问他。

 

[23:29] 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们律法的辩论,并没有什么该死该绑的罪名。

千夫长说他查知保罗被控告的原因只是与犹太人的律法的辩论有关。他发现保罗并没有什么该死或该绑的罪行。

 

[23:30] 后来有人把要害他的计谋告诉我,我就立时解他到你那里去,又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

千夫长透露他得知犹太人要杀保罗的阴谋之后,就立即把他送到巡抚那里,并且还吩咐那些控告他的人到巡抚的面前告他。无疑,千夫长发出信之后将会通知原告他们的。

 

 

23:31-35 保罗来到该撒利亚

[23:31-33] 于是,兵丁照所吩咐他们的,将保罗夜里带到安提帕底。第二天,让马兵护送,他们就回营楼去。马兵来到该撒利亚,把文书呈给巡抚,便叫保罗站在他面前。

当天夜里,兵丁执行命令,将保罗带到安提帕底去。此市镇离耶路撒冷五十公里。第二天,马兵继续护送保罗去该撒利亚,步兵则回营楼去。安提帕底离该撒利亚四十公里。马兵到达了该撒利亚后,就把千夫长的信和保罗交给巡抚腓力斯。

 

[23:34-35] 巡抚看了文书,问保罗是哪省的人,既晓得他是基利家人,就说:「等告你的人来到,我要细听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门里。

腓力斯读了千夫长的信,便询问罗是哪省的人。他得知保罗是基利家人后就决定办理他的案子。他应许保罗等告他的人到了之后,他要审理他的事。于是,他命令把保罗扣禁在希律的衙门里。这衙门是希律王所建的宫殿,但这时用作巡抚的官式总部。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