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二章

22:1-5 保罗向群众说话

[22:1-2]「诸位父兄请听,我现在对你们分诉。」众人听他说的是希伯来话,就更加安静了。

群众静下来了,保罗便用希伯来语向他们演讲。较早,那些从亚细亚来的犹太人指控他到处教人反对犹太人,反对摩西律法,以及把希腊人带进圣殿里,污秽了圣地(徒21:27-28)。现在,他恳求他们听他为自己辩护。群众听到保罗用他们的母语讲话,就更加安静了。

 

[22:3] 保罗说:「我原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长在这城里,在迦玛列门下,按著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热心事奉神,像你们众人今日一样。

保罗一开始就表明他并没有对犹太教持反对态度。他自己是个犹太人,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城,但在耶路撒冷长大。他曾受教于迦玛列门下,受过严格的传统和律法教育。迦玛列是一个著名的法律教授,精通犹太人的法律(参徒5:34)。保罗像现今的群众一样,热心事奉神。我们能想像保罗企图和群众打成一片。

 

[22:4] 我也曾逼迫奉这道的人,直到死地,无论男女都锁拿下监。

现在保罗描述他的宗教热心。他曾逼迫信奉基督道的人,即基督徒,甚至置他们于死地。无论男女,他把他们都抓起来,关在监牢里。

 

[22:5] 这是大祭司和众长老都可以给我作见证的。我又领了他们达与弟兄的书信,往大马色去,要把在那里奉这道的人锁拿,带到耶路撒冷受刑。

关于保罗热心地逼迫基督徒以及把他们关在监牢里的事,大祭司和众长老都可以替他作见证。他还曾领了他们写给大马士革犹太弟兄的信,授权他去抓当地基督徒,并绑起来带回耶路撒冷受惩罚。

 

 

22:6-16 归主的经历

[22:6] 我将到大马士革,正走的时候,约在晌午,忽然从天上发大光,四面照著我。

现在,保罗要讲述他归主的经历(参徒9:1-19)。在他去大马士革途中,约在中午时分,快到大马士革的时候,突然有一道从天上发出的大光,四面照着他。保罗在此明确地提到他的行程是在中午时分。看来,这从天上发出的大光比中午时分的日光更猛烈。

 

[22:7-8]    我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我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我回答说:『主啊,你是谁?』他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稣。』

由于那光太强烈了,保罗就仆倒在地。他听见有一个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保罗便询问谁在跟他说话。「主」是一种尊称,因为此时保罗并不知道谁在跟他说话。接着,他发现原来是拿撒勒人耶稣在跟他说话。耶稣的回答显示谁逼迫他的教会等于逼迫他。

 

[22:9] 与我同行的人,的确看见了那光而且害怕,却没有听明那位对我说话的声音。

与保罗在一起的人也见了那光而感到害怕。他们听见声音,但没有听清楚主对保罗所说的话。

 

[22:10] 我说:『主啊,我当做什么?』主说:『起来,进大马士革去,在那里,要将所派你做的一切事告诉你。』

保罗问耶稣:「主啊,我当做什么?」此时,保罗意识到拿撒勒人耶稣就是弥赛亚。耶稣吩咐他起来,进大马士革城去,那里会有人把指定给他做的一切事告诉他。

 

[22:11] 我因那光的荣耀不能看见,同行的人就拉著我手进了大马士革。

由于那光的荣耀,保罗的眼睛失明了。虽然与他同行的人也看见了那光,但他们的眼睛并没失明。于是,他们便拉著他的手进了大马士革。

 

[22:12] 那里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按著律法是虔诚人,为一切住在那里的犹太人所称赞。

在大马士革城里有一个叫亚拿尼亚的人。他很虔诚,曾严守摩西律法,并得到当地犹太人的尊敬。如今,他已是耶稣的门徒了(参徒9:10-19)。

 

[22:13] 他来见我,站在旁边,对我说:『兄弟扫罗,你可以看见。』我当时往上一看,就看见了他。

亚拿尼亚找保罗,对他说:「兄弟扫罗,你可以看见。」他称呼扫罗为「兄弟」因为扫罗是骨肉之亲(参徒9:17注释)。保罗就在那一刻恢复了视力,并看到了亚拿尼亚。

 

[22:14] 他又说:『我们祖宗的神拣选了你,叫你明白他的旨意,又得见那义者,听他口中所出的声音。

亚拿尼亚又向保罗透露犹太人的祖先的神拣选了他,要他明白他的旨意。这显示到目前为止,保罗并不明白神的旨意。还有,神拣选了他,要让他看见那义者,听到他的声音。这样,保罗才有资格作主的见证人。「那义者」显然是指耶稣基督。保罗在大马士革的路上看见了主以及听见了主对他说话。

 

[22:15] 因为你要将所看见的,所听见的,对著万人为他作见证。

神委托保罗为外邦人的使徒,要他向万人(外邦人)为他作见证,把他所见所闻的告诉他们。

 

[22:16] 现在你为什么耽延呢?起来,求告主的名受浸,洗去你的罪。』」

亚拿尼亚吩咐保罗:「现在你为什么耽延呢?起来,求告主的名受浸,洗去你的罪。」如果保罗在大马士革的路上因信了耶稣得救了,那为什么亚拿尼亚要吩咐他受浸,把他的罪洗去呢?事实上,保罗还没有得救。因此,像所有还没有得救的人一样,他必须受浸,使他的罪得赦免(参徒2:38)。罗6:3-4说明浸礼是神所预定的人所能接触耶稣的宝血的方法。保罗愿意接受浸礼就等于「求告主的名」,即顺从福音(参罗10:13,16)。

 

 

22:17-21 奉做外邦人使徒

[22:17-18]「后来,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里祷告的时候,魂游象外,看见主向我说:『你赶紧的离开耶路撒冷,不可迟延;因你为我作的见证,这里的人必不领受。』

保罗归主后,回到了耶路撒冷(参徒9:26-30)。有一天,在圣殿里祷告的时候,魂游象外,他看见了耶稣。主吩咐他赶紧离开耶路撒冷,因为此城的人必不接受他为主所作的见证。

 

[22:19-20] 我就说:『主啊,他们知道我从前把信你的人收在监里,又在各会堂里鞭打他们。并且你的见证人司提反被害流血的时候,我也站在旁边欢喜其死;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

但保罗却申辩,他们为何不接受他为主所作的见证呢?他认为他从前逼迫基督徒的事会使这些犹太人相信他已归信主了。他们都知道他从前的宗教热心。他曾把基督徒收在监里,又在各会堂里鞭打他们。还有,主的见证人司提反被杀害的时候,他也站在旁边欢喜其死,甚至替那些杀司提反的人看守衣服。因此,他很难理解他们为什么不肯听他呢?

 

[22:21] 主向我说:『你去吧!我要差你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

主知道这些犹太人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保罗为他所作的见证。为了他的安全,主吩咐保罗立刻离开耶路撒冷。主还告诉他:「我要差你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徒9:29-30陈述保罗是如何离开耶路撒冷城的。

 

 

22:22-30 保罗是罗马人

[22:22] 众人听他说到这句话,就高声说:「这样的人,从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当活著的。」

群众一直听保罗讲,直到他提到主要差派他去向邦人传福音,就喊叫要立刻干掉他。他们不能接受外邦人也享有神的恩宠和悦纳。他们不要听保罗继续为他自己辩护了。他们认为像他这样的人是不当活著的。

 

[22:23] 众人喧嚷,摔掉衣裳,把尘土向空中扬起来。

群众一边喧嚷,一边摔掉衣裳,把尘土向空中上扬。这些被激动的群众可能要用石头打死保罗。

 

 [22:24] 千夫长就吩咐将保罗带进营楼去,叫人用鞭子拷问他,要知道他们向他这样喧嚷是为什么缘故。

千夫长看见情形快要失控了,就吩咐士兵把保罗带进营楼去。他下令用鞭子拷问他,要查出群众对他这样喧嚷的原因。

 

[22:25] 刚用皮条捆上,保罗对旁边站著的百夫长说:「人是罗马人,又没有定罪,你们就鞭打他,有这个例吗?」

士兵用皮条把保罗捆上。正当百保罗要被鞭打时,他问站在旁边负责执行鞭打的百夫长,鞭打一个没有判罪的罗马人是否合法。当然不合法,因为罗马律法不容许公民受到如此拷问的。保罗在此刻声明自己是罗马人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拷打。

 

   [22:26] 百夫长听见这话,就去见千夫长,告诉他说:「你要作什么?这人是罗马人。」

百夫长听见保罗这样问,就大吃一惊。他赶快去找千夫长,回报说:「你要作什么?这人是罗马人。」

 

[22:27-28] 千夫长就来问保罗说:「你告诉我,你是罗马人吗?」保罗说:「是。」千夫长说:「我用许多银子才入了罗马的民籍。」保罗说:「我生来就是。」

于是,千夫长亲自来问保罗。询问过后,他得知保罗是罗马公民。没有人敢假冒声称自己是罗马人的,因为这是个死罪。接着,千夫长透露他曾用许多银子才入了罗马的民籍的。当时,罗马公民权是可以购买的。但保罗声称他生来就是罗马公民。我们不晓得保罗的父亲是如何取得罗马的民籍。

 

[22:29] 于是那些要拷问保罗的人就离开他去了。千夫长既知道他是罗马人,又因为捆绑了他,也害怕了。

得知保罗是罗马公民之后,那些要拷问保罗的人就离开他去了。千夫长也害怕起来,因为他吩咐士兵捆绑保罗的。他知道捆绑罗马公民是不合法的。

 

 

22:30-23:11 在公会面前

[22:30] 第二天,千夫长为要知道犹太人控告保罗的实情,便解开他,吩咐祭司长和全公会的人都聚集,将保罗带下来,叫他站在他们面前。

次日,千夫长为要查出犹太人控告保罗的实情以及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便把他解开,吩咐祭司长和全公会的人都聚集。这些领袖构成犹太人的最高宗教法庭。然后千夫长将保罗带下来,让他站在他们面前受审。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