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一章

21:1-6 从特罗亚到推罗

[21:1-2] 我们离别了众人,就开船一直行到哥士。第二天到了罗底,从那里到帕大喇,

保罗在米利都跟以弗所教会的众长老告别后,便与同伴乘船前往哥士。哥士是位于米利都之南的小岛。第二天,他们到达了罗底。它是小亚细亚南端一岛。从罗底,他们到达帕大喇。它是位于小亚细亚南角海边的港口,在吕家省的南岸。

 

[21:2-3] 遇见一只船要往腓尼基去,就上船起行。望见居比路,就从南边行过,往叙利亚去,我们就在推罗上岸,因为船要在那里卸货。

在达帕大喇,保罗等人乘一只往腓尼基去的船,航线约六百五十公里。腓尼基是叙利亚境内一地区,靠近地中海。他们从居比路岛南部经过,一直前往叙利亚去。保罗和同伴在推罗上岸,因为该船要在那里卸货。推罗是腓尼基海岸的港埠。

 

[21:4] 找著了门徒,就在那里住了七天。他们被圣灵感动,对保罗说:「不要上耶路撒冷去。」

根据徒11:19,有一些因司提反事件遭患苦难四散的门徒曾走到腓尼基去。可能他们在那里建立了当地的教会。上了岸后,保罗等人找到了当地的门徒们,便和他们住了七天。这些门徒被圣灵感动,一直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这不表示圣灵禁止保罗去那里。门徒力劝保罗不要去那里是因为门徒们藉着圣灵意识到保罗将会在那里遭遇苦难。可是,他还是决定要上耶路撒冷去。

 

[21:5-6] 过了这几天,我们就起身前行。他们众人同妻子儿女,送我们到城外,我们都跪在岸上祷告,彼此辞别。我们上了船,他们就回家去了。

一周过后,保罗等人又要上路了。当地的门徒和妻子儿女都送他们到城外,他们一起跪在岸边祷告,之后彼此告别。这也是一个动人的场面。可见,在这一周内,保罗等人与当地的门徒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他们上了船,当地的门徒就回家去了。

 

 

21:7-14 从推罗到该撒利亚

[21:7] 我们从推罗行尽了水路,来到多利买,就问那里的弟兄安,和他们同住了一天。

保罗等人行完了从推罗起程的航程,便抵达多利买。多利买是地中海岸一港口,位于推罗南面六十四公里,在旧约里称亚柯(士1:31)。上了岸,保罗等人就问候当地的弟兄,并与他们一起住了一天。这里的教会很可能也是那些在徒11:9 所提的四散的门徒所建立的。

 

[21:8] 第二天,我们作保罗同伴的人离开那里,来到该撒利亚,就进了传福音的腓利家里,和他同住。他是那七个执事里的一个。

第二天,保罗及同行的人便离开了多利买,来到该撒利亚。该撒利亚是位于多利买南面六十四公里的港口。保罗等人去到传福音的腓利的家,并住在那里。腓利是耶路撒冷教会所拣选的七个执事里的一个(徒6:1-6)。他带领太监归入主之后,便来到该撒利亚(徒8:36-40)。

 

[21:9] 他有四个女儿,都是处女,是说预言的。

腓利有四个处女的女儿,她们有说预言的属灵恩赐。「预言」可能是指传讲神的话。无疑,在运用这恩赐时,她们没有违反神的旨意,即女人在教会集会中要闭口,不可讲道或辖制男人(林前14:34; 提前2:12)。

 

[21:10-11] 我们在那里多住了几天,有一个先知,名叫亚迦布,从犹太下来,到了我们这里,就拿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圣灵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

保罗一行人还在该撒利亚的时候,先知亚迦布从犹太来到他们那里。他曾在十五年前预言罗马帝国全境将有大饥荒(徒11:27-28)。亚迦布效仿旧约的众先知,用动作来表示预言(参王上11:29-31; 结4:1-3)。他拿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说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将会如此捆绑保罗,然后把他交给外邦人。亚迦布是在圣灵引导下断言保罗将会被犹太人捆绑的。

 

[21:12-13] 我们和那本地的人听见这话,都苦劝保罗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

和保罗同行的人以及当地的门徒听了亚迦布的预言之后都对保罗的安全感到担忧。他们都苦劝他不要上耶路撒冷去。这也包括作者路加在内。保罗却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虽然他们的痛哭令他心碎,但是他已决定,为了主的名,就是死在那里也是甘愿的。

 

[21:14] 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便住了口,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便了。

既然众人劝不了保罗,他们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他们认为保罗去耶路撒冷是主的旨意。当然,保罗死在耶路撒冷决对不是主的旨意。

 

 

21:15-16 前往耶路撒冷去

[21:15-16] 过了几日,我们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有该撒利亚的几个门徒和我们同去,带我们到一个久为门徒的家里,叫我们与他同住;他名叫拿孙,是居比路人。

记载在21:10-14的事情发生以后,保罗一行人收拾行李启程去耶路撒冷。该撒利亚离耶路撒冷约一百零四公里。有几个该撒利亚门徒与他们同行。他们把保罗他们带到一个久为门徒的家里投宿。这位门徒是居比路人,名叫拿孙。他显然是个富足的人,因为他的住处能容纳保罗他们九个人(徒20:4-6)和几个该撒利亚门徒。

 

 

21:17-26 抵达耶路撒冷

[21:17] 到了耶路撒冷,弟兄们欢欢喜喜的接待我们。

保罗一行人终于到达了耶路撒冷。他们受了耶路撒冷的弟兄们热烈欢迎。无疑,保罗也把外邦教会的捐款交给当地的圣徒。在罗15:30-31,保罗曾向神祈求叫他为耶路撒冷所办的捐款可蒙圣徒悦纳。

 

[21:18] 第二天,保罗同我们去见雅各;长老们也都在那里。

第二天,保罗一行人去见雅各,耶路撒冷教会的众长老也在那里。这位雅各是主耶稣的弟弟,在耶路撒冷教会担任重要的职务(参徒15:13-21)。看来,原来的使徒们并没有参加这个聚会,因为路加没有提及任何一个使徒在场。

 

[21:19] 保罗问了他们安,便将神用他传教,在外邦人中间所行之事,一一的述说了。

保罗问候了雅各和众长老,然后便一一地述说神怎样使用他传教,在外邦人当中所做的事。注意,保罗把归荣耀与神,而不是在夸自己的成就。

 

[21:20] 他们听见,就归荣耀与神,对保罗说:「兄台,你看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

雅各和众长老听了保罗的事奉令很多人归向主,就归荣耀与神。然而,他们要告诉保罗一个严重的问题。信主的犹太人有几万个,而且他们都是对摩西律法热心的,即严守律法。虽然他们顺服了福音,成为了是基督徒,但他们还是继续地严守律法,不完全晓得他们已不在律法之下了。

 

[21:21] 他们听见人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条规。

问题是这些犹太基督徒听了并且也相信一些有关保罗的报告,指控他教导在外邦的犹太人,即不住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律法,不给孩子行割礼,也不遵行犹太人的条规。作为外邦人的使徒,保罗真的有这样教导外地的犹太人吗?当然没有。为了犹太人的缘故,他甚至给提摩太行了割礼(徒16:3)。他也没有叫他们离弃律法所规定的条规。然而,他的确教导外邦信徒救恩不是藉这些而来的。

 

[21:22] 众人必听见你来了,这可怎么办呢?

这些对律法热心的犹太基督徒以及其他的犹太基督徒听说保罗到耶路撒冷必定会来找他,听他对这些报告有什么可说的。雅各和长老们应该怎样解决这些犹太人对保罗存着的怀疑呢?

 

[21:23-24] 你就照著我们的话行吧?我们这里有四个人,都有愿在身。你带他们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替他们拿出规费,叫他们得以剃头。这样,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见你的事都是虚的;并可知道,你自己为人,循规蹈矩,遵行律法。

于是,雅各和众长老提出一个建议,就是保罗跟四个许了愿的人到圣殿那里去,一起行洁净的礼,并且替他们付规费,让他们剃头。雅各和众长老认为,这样大家就会知道关于保罗的传闻全是假的,事实上他是循规蹈矩,遵守摩西律法的。

 

[21:25] 至于信主的外邦人,我们已经写信拟定,叫他们不必守此,只谨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与奸淫。」

至于外邦信徒,雅各和众长老使保罗确信他们会尊重较早在耶路撒冷的会议所定下的结论,就是外邦信徒不必守摩西律法,只谨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与奸淫(参徒第15章)。

 

[21:26] 于是保罗带著那四个人,第二天与他们一同行了洁净的礼,进了殿,报明洁净的日期满足,只等祭司为他们各人献祭。

保罗同意雅各和众长老的建议。于是,第二天他与那四个人一起行了洁净的礼。然后他们去圣殿报告洁净期满的日子,等候祭司为他们各人献祭。

保罗参与洁净的礼是不是违反了新约的教导,即基督徒不在摩西律法之下?在徒18:18,保罗曾因许过愿,割掉了头发。他所做的不是为了遵守律法,因为他断言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加5:4)。但是,我们不知道保罗参与洁净的礼的动机。没有可靠的证据,我们不能肯定说保罗违反了基督的律法。

 

 

21:27-36 众人捉拿保罗

[21:27-28] 那七日将完,从亚西亚来的犹太人看见保罗在殿里,就耸动了众人,下手拿他,喊叫说:「以色列人来帮助,这就是在各处教训众人糟践我们百姓和律法,并这地方的。他又带著希利尼人进殿,污秽了这圣地。」

七日的洁净期要完了。保罗去圣殿的内院那里要完整洁净礼时,被一些从亚西亚来的不信的犹太人看见了。他们是到耶路撒冷过五旬节的。于是他们就煽动众人把保罗抓起来。他们指控他到处教训众人反对以色列人,摩西律法以及这圣殿。他们还指控保罗带希腊人进圣殿内院,污秽了这神圣的地方。外邦人只能进入外邦人院,而不能进入内院。

 

[21:29](这话是因他们曾看见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同保罗在城里,以为保罗在带他进了殿。)

这些犹太人这样指控保罗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在城里看见保罗和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在一起,就以为他曾带特罗非摩进入了圣殿的内院里去。特罗非摩是跟着保罗一起来到耶路撒冷的(徒10:4)。

 

[21:30] 合城都震动,百姓一齐跑来,拿住保罗,拉他出殿,殿门立刻都关了。

全城的人听了这些指控都轰动起来。百姓一齐冲进圣殿的内院去,捉住保罗,把他拉到外邦人院去。圣殿的警卫官立刻把内院的门关闭,以免暴动以及流血发生在内院,污秽了这神圣的地方。

 

[21:31-32] 他们正想要杀他,有人报信给营里的千夫长说:「耶路撒冷合城都乱了。」千夫长立时带著兵丁和几个百夫长,跑下去到他们那里。他们见了千夫长和兵丁,就止住不打保罗。

正当暴民要杀保罗时,营里的千夫长接到耶路撒冷全城暴乱的报告。这罗马的营楼,名叫安东尼堡垒,位于圣殿的西北,驻有一队罗马兵。他们的任务是维持耶路撒冷城内的秩序。千夫长立刻带兵丁和几个百夫长跑到暴民那里。当这些暴民看见千夫长和兵丁,他们就停止殴打保罗。无疑,保罗又靠着神得安全。

 

[21:33-34] 于是千夫长上前拿住他,吩咐用两条铁链捆锁;又问他是什么人,做的是什么事。众人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千夫长因为这样乱嚷,得不著实情,就吩咐人将保罗带进营楼去。

千夫长上前去逮捕了保罗,吩咐人用两条铁链捆锁住他。可能他认为保罗是暴动的原因吧。之后,千夫长问群众保罗是谁,做了些什么事。群众的回答不一。有些喊这个,有些喊那个。由于情形很混乱,千夫长无法得着真相,就吩咐人将保罗带回营楼去。从现在开始,保罗就被罗马政府扣留了。

 

[21:35-36] 到了台阶上,众人挤得凶猛,兵丁只得将保罗抬起来。众人跟在后面,喊著说:「除掉他!」

当保罗走到台阶上,暴民凶猛地挤过来。为了保护保罗,兵丁不得不将他抬起来走。可是,暴民跟在后面一直喊着:「除掉他!」可见,这些暴民要兵丁把保罗处死。

 

 

21:37-40 保罗向群众说话

[21:37-38] 将要带他进营楼,保罗对千夫长说:「我对你说句话可以不可以?」他说:「你懂得希利尼话吗?你莫非是从前作乱、带领四千凶徒往旷野去的那埃及人吗?」

正当保罗要被带进营楼时,他有礼貌地问千夫长是否可以对他说句话。千夫长听见保罗用希腊话跟他说话感到惊讶。他以为保罗是从前作乱、带领四千凶徒往旷野去的那埃及人。他是被通缉的罪犯。犹太历史家约瑟夫也曾提及这位恶名昭彰的埃及人。他和他带领的人是一群反罗马人,并用短刀暗杀敌人的极端分子。

 

 [21:39] 保罗说:「我本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并不是无名小城的人。求你准我对百姓说话。」

保罗赶快表明自己的身份。他告诉千夫长他是犹太人,出生在基利家省著名的大数城。大数是当时繁荣的商业都市,以学术驰名。该城的居民享有罗马公民权。到目前,保罗还没有透露他是罗马公民(徒22:25-26)。利用他的犹太人和公民的的身份,保罗请求千夫长准许他向群众说话。

 

[21:40] 千夫长准了。保罗就站在台阶上,向百姓摆手,他们都静默无声,保罗便用希伯来话对他们说:

得到了千夫长的准许,保罗便站在台阶上,向群众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很快地,群众就静下来,保罗便用希伯来话向他们演说。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