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二十章

20:1-6 在马其顿

[20:1] 乱定之后,保罗请门徒来,劝勉他们,就辞别起行,往马其顿去。

第十九章记载了以弗所的暴乱。这暴乱平息之后,保罗觉得该是时候离开以弗所了。较早,他心里定意要到耶路撒冷去(19:21)。根据20:31,他在以弗所已经呆了三年之久。虽然他在这城的传道事工非常成功,但它也带来了当地人的反抗。在走之前,他请门徒到他那里,为要劝勉他们。他劝勉他们一番后,就辞别前往马其顿去了。 根据林后2:12-13,保罗是先往特罗亚去的。他希望在那里见到提多,从他那里得知哥林多教会的情况。但他没有见到提多。于是保罗就前往马其顿去。

 

[20:2] 走遍了那一带地方,用许多话劝勉门徒,然后来到希利尼。

保罗到了马其顿后,他探访那里的教会,劝勉门徒。这一带的教会包括了腓立比,帖撒罗尼迦和庇哩亚的教会。根据林后7:5-7,保罗在马其顿的一个城市遇见了提多,得知哥林多教会的好消息。在这段时间,保罗写了哥林多后书,并托提多带这封信往哥林多去(林后8:16-24)。从这里,保罗可能去到位于马其顿西北面,亚得里亚海东面沿岸一带的以利哩古那里传福音(罗15:9)。之后保罗从这里往南行来到希利尼(希腊)。雅典和哥林多是希腊的大城市。很可能他来到哥林多。

 

[20:3] 在那里住了三个月,将要坐船往叙利亚去,犹太人设计要害他,他就定意从马其顿回去。

保罗在哥林多那里留了三个月。他可能在这时间里写了罗马书(参徒19:21;罗15:22-26)。他要让罗马的信徒知道他有计划到罗马去见他们。三个月过后,保罗打算从哥林多坐船往叙利亚,然后到耶路撒冷去。当他要坐船往叙利亚去的时候,他发现犹太人设计要在船上杀害他。于是,他决定北上经马其顿回返叙利亚去。

 

[20:4] 同他到亚西亚去的,有庇哩亚人毕罗斯的儿子所巴特,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西公都,还有特庇人该犹,并提摩太,又有亚西亚人推基古和特罗非摩。

跟保罗同行直到亚西亚去的有几个人。他们包括了保罗的亲属庇哩亚人所巴特(罗16:21),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徒19:21)和西公都,特庇人该犹(徒19:29),提摩太和亚西亚人推基古(弗6:21;西4:7)和以弗所人特罗非摩(徒21:29; 提后4:20)。可见,这些人都是这些地方教会的代表。他们是要把各教会的捐款送到耶路撒冷去。保罗曾叫马其顿和亚该亚的信徒凑出捐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罗15:25-26;林前16:1-4;林后8)。

 

[20:5] 这些人先走,在特罗亚等候我们。

这几个人先到特罗亚,然后在那里等候「我们」,即保罗和路加。上次提到「我们」是在徒16:17,而地点是腓立比。很可能保罗与路加是在腓立比团聚的。

 

[20:6] 过了除酵的日子,我们从腓立比开船,五天到了特罗亚,和他们相会,在那里住了七天。

为期一周的除酵节(逾越节)过后,保罗和路加从在腓立比附近的尼亚波利港口起程到特罗亚去。看来,保罗离开了以弗所有一年之久(参林16:8)。这个旅程需要五天的时间,而上一次的旅程只需要两天的时间而已(徒16:11-12)。之后,保罗与其他的人在特罗亚回合。根据20:16,他急于要赶到耶路撒冷过五旬节。但他还是在特罗亚那里住了七天。很可能,他要和当地的信徒出席星期日的聚会。这聚会是指信徒在每个星期日的敬拜聚会。

 

 

20:7-12 犹推古复活

[20:7] 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保罗因为要次日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讲到半夜。

在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保罗与他同行的人和当地的信徒聚集在一起,目的是擘饼。保罗因为第二天要起行,就向信徒们讲道,一直讲到午夜。保罗几时离开特罗亚的?根据20:11,他是在天亮时离开的。因此,路加用的是罗马计时法(从午夜至午夜),而不是犹太计时法(从日落至日落)。

徒2:42记载第一世纪的信徒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但徒20:7是新约圣经第一次提到当时的信徒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的。这显示星期日是信徒的敬拜聚会日。

请仔细考虑一下这些事实。耶稣是在星期日复活的(太28:1)。之后,他在星期日向门徒显现(约20:19, 26)。耶稣的教会也是在星期日被建立的(徒2:1)。信徒在每星期日聚集时捐献(林前16:1-2)。他们在星期日聚会擘餅(徒20:7)。自从教会被建立以来,星期日是专门用于敬拜的。因此,星期日被称为「主日」(启1:10)。由此可见,信徒每逢星期日聚会,目的是擘饼和奉献。

 

[20:8] 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

路加目睹教会集会的楼房有许多灯烛。很可能这些灯烛燃烧产生的气体加上楼房缺氧导致犹推古进入睡眠状态,以至睡着了。

 

[20:9-10] 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保罗讲了多时,少年人睡熟了,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扶起他来,已经死了。保罗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还在身上。」

一个叫犹推古的少年人坐在窗台上听保罗讲道。由于保罗不停地在讲,犹推古感到困倦,最后睡着了,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摔死了。然后,保罗下楼去,伏在犹推古身上,抱着他,他就从死里复活了。无疑,这是一个神迹。但有些人认为保罗的话「他的灵魂还在身上」意味着犹推古并没有死,只是不省人事而已。可是在场的医生路加(西4:14)证实犹推古死了。而且马太福音所记载的主管已死的女儿,耶稣也曾说:「这闺女不是死了,是睡着了。」后来耶稣去到主管的家,拉着已死了闺女的手,闺女便起来了(太9:18-25)。闺女和犹推古从死里复活都是神迹。

 

[20:11] 保罗又上去,擘饼,吃了,谈论许久,直到天亮,这才走了。

保罗接着又回到楼上,掰饼,吃了,又和信徒们谈论了很久,直到早晨才离开特罗亚,继续他的旅程。这里所提及的「掰饼」是指吃「主的晚餐」吗?20:7告诉我们教会在星期日集聚的目的是掰饼。因此信徒们是不可能过了午夜,即过了星期日,掰饼的。况且,路加告诉我们只有保罗吃了,而他没有提及其他的信徒也吃了。保罗可能在这时锇了,需要吃一点东西。所以,他只是吃了一个普通的餐。在午夜之前,他和信徒们已经吃了主的晚餐。

 

[20:12] 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领来,得的安慰不少。

后来,一些信徒把犹推古送回家去。信徒们因犹推古从死里复活都得到安慰。这神迹证实了神与使徒保罗同在以及他们的信仰是来自神的。

 

 

20:13-16 到米利都

[20:13] 我们先上船,开往亚朔去,意思要在那里接保罗;因为他是这样安排的,他自己打算要步行。

路加和其他的人先乘船到亚朔去,然后在那里把保罗接上船。保罗这样安排是因为他打算自己要步行到那里去。亚朔是在特罗亚以南约三十二公里处。它是罗马省每西亚地区的重要港口。

 

[20:14-15] 他既在亚朔与我们相会,我们就接他上船,来到米推利尼。从那里开船,次日到了基阿的对面;又次日,在撒摩靠岸;又次日,来到米利都。

在亚朔,路加和其他的人接保罗上船,一同前往位于特罗亚以南的米推利尼。米推利尼是累斯博斯岛屿的首都,离亚朔七十一公里。次日,从米推利尼再开船,他们来到了基阿的对面。基阿是位于小亚西亚西面的海中的一个岛屿。又次日,他们到达撒摩。它是爱琴海的一岛,位于以弗所西南数公里处。又次日,他们便来到米利都。它位于以弗所以南,距以弗所约五十公里。

 

[20:16] 乃因保罗早已定意越过以弗所,免得在亚西亚耽延,他急忙前走,巴不得赶五旬节能到耶路撒冷。

由于保罗急于要在五旬节之前赶到耶路撒冷去,他已决定越过以弗所,免得在亚西亚省耽延。路加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保罗急于在五旬节之前赶到耶路撒冷。根据徒2:5,在五旬节,许多从各国来的虔诚犹太人都住在耶路撒冷。也许,保罗想利用这机会向他们传扬福音。他也可能要把外邦教会的捐款交给犹太的教会吧。

 

 

20:17-38 告别以弗所的长老

[20:17] 保罗从米利都打发人往以弗所去,请教会的长老来。

保罗到达了米利都后,便派人前往以弗所,请教会的长老们来见他。注意,地方教会的长老是复数的。他们是领导地方教会的男人,也被称为监督(20:28)或牧养者(20:28)。

 

[20:18-19] 他们来了,保罗就说:「你们知道,自从我到亚西亚的日子以来,在你们中间始终为人如何,服事主,凡事谦卑,眼中流泪,又因犹太人的谋害,经历试炼。

教会的长老们很快就抵达米利都。保罗向他们赠言。他叫他们回想,自从他来到亚西亚的第一天开始,他为人如何,怎样带着泪,谦卑地服事主,而且又因犹太人的谋害,经历许多试炼。在此,保罗总结了他三年在亚西亚所遇的患难和困苦。

 

[20:20-21] 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又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证明当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

针对保罗的教导,对信徒有益处的话,他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无论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他都教导他们这些话。他也向犹太人和希腊人证明,并且郑重地劝告他们,应当悔改,归向神,以及信靠主耶稣基督。

 

[20:22-23] 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道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

保罗回顾了他在以弗所的服事之后,开始谈论他的将来。他迫切地想往耶路撒冷去,不知道在那里会遇到什么事。「心甚迫切」很可能指他被圣灵催逼到那里去。但他知道,圣灵曾向他指证,有捆锁与患难等着他。根据徒21:10-11,圣灵是藉先知说话的。先知预言保罗会在耶路撒冷受到逼迫。在罗15:30-31,保罗曾劝罗马信徒竭力为他祈求,叫他脱离在犹太的不顺从的人。

 

[20:24] 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

保罗知道他将会在耶路撒冷遭遇逼迫,但没有任何事能阻挡他去那里。他甚至不把他的性命看为宝贵,因为他把永恒的生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他要行完他该跑的路程,完成主交给他的任务,就是证明神恩惠的福音。神的恩惠,即神的慈爱,是由听从神恩惠的道(徒20:32)而得着的。保罗所传的福音是关于神将救恩的礼物送给所有信从神的话的人。他们的罪得以赦免以及在来世得到永恒的生命。

 

[20:25]「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神国的道;如今我晓得,你们以后都不得再见我的面了。

保罗曾在以弗所的信徒中间传讲神国的道。神国是指教会(太16:18-19)。主交给保罗的任务就是证明福音(第24节)。可见,传讲神国的道等于证明神恩惠的福音。接着,保罗透露如今他知道,这些教会长老不会再见到他了。可能当时他认为他再也不会在亚西亚服事了。后来在提前3:14-15,他告诉提摩太他希望会到以弗所那里去(提前1:3)。不过,我们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回返以弗所。

 

[20:26-27] 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

保罗向众长老声明,他们当中无论何人灭亡,他是清白的。他已尽了他的责任,把一切神的旨意传给他们了。注意,他把一切,而不是一部分神的旨意传给他们。他已传给他们整个神的拯救计划。如果他们不留心,神不会因他们的沉沦追究他的责任(参结33:1-6)。

 

[20:28] 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

 接着,保罗告诫众长老为要自己谨慎,也要为全群谨慎。他们应当先守护好自己,这样他们才能守护全群。保罗断言圣灵已立教会的长老作监督。由此可见,监督和教会的长老是完全相同的。无疑,圣灵是藉着提前3和多1立这些人作监督的,因为这些经节提供作长老的资格。监督的任务是要牧养他们中间的羊群。他们是牧者而全群是羊群。另外,保罗确论全群就是神的教会,而且是「他」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这里的「他」显明是指耶稣。耶稣用自己的血赎回他自己的子民。注意,保罗明确地称耶稣为神。

 

[20:29-30] 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

现在,保罗把集中力转移到教会的未来。他确信在他离开之后,会有凶暴的豺狼来到教会中间,残害羊群。「凶暴的豺狼」是指那些假教师(参太7:15)。还有,就在教会的领袖当中也会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引诱门徒跟从他们。「说悖谬的话」是指歪曲真理。可见,错误的教训是会来自众长老的。后来,这预言应验在许米乃,亚历山大和腓理徒身上 (提前1:20; 提后2:17)。

 

[20:31] 所以你们应当警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的流泪、劝戒你们各人。

鉴于重大威胁的情况,保罗力劝监督们应当警醒。他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他叫他们回顾在三年来,他是怎样流着泪昼夜不住地劝戒他们的。对保罗而言,他认真地履行他的职责。

 

[20:32] 弟兄们,如今我把你们交托神和他恩惠的道;这道能建立你们,叫你们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最后,保罗把他的责任交给众长老,又把他们交托在神的手里和他恩惠的道。在神的帮助之下和他们彻底地留心保罗的劝诫,他们应该可以尽好自己的本分。神恩惠的道能建立、造就他们,叫他们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即天上的基业(彼前1:4)。「成圣的人」是指那些为了神圣的用途而被分别出来的人。他们是藉着顺从福音分别为圣的,即他们信了福音,认罪悔改,口里承认耶稣是主以及受了浸(可16:15-16; 徒2:38; 罗10:9-10; 徒22:16)。所有的基督徒都被称为成圣的人(参林前1:2; 6:11)。

 

[20:33-34] 我未曾贪图一个人的金、银、衣服。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现在,保罗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他断言他未曾贪图任何人的金银和衣服。保罗是从事帐棚为业的(徒18:3)。他靠两只手来供给他自己和同人的需用。众长老是知道这事的。其实,主的旨意是保罗有权力靠福音为生的(林前9:12-15)。但为了不要连累别人,保罗有时侯也拒绝他们金钱的支持(参林后11:8-9)。

 

[20:35] 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知道应当这样劳苦,扶助软弱的人,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

保罗在凡事给众长老留下榜样,使他们知道应当这样勤奋工作,去扶助那些软弱的人,包括有需要和属灵上软弱的人。他们应当扶助软弱的人是因为他们要记住主耶稣的话:「施比受更为有福。」可见耶稣的话与世人的「受比施更为有福」的观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耶稣这段话并没有出现在福音书里。

 

[20:36-38] 保罗说完了这话,就跪下同众人祷告。众人痛哭,抱著保罗的颈项,和他亲嘴。叫他们最伤心的,就是他说:「以后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于是送他上船去了。

以耶稣的话,保罗就结束了他给众长老的动人信息。然后,他就和他们跪下来祷告。这是个非常动人的景象。祷告结束了,众人痛哭,抱着他的颈项和他吻别。他们为了保罗「以后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第25节)特别伤心。可见,他们对保罗的爱是何等的深。最后,他们以悲痛的心情送他和同行的人上船继续前往耶路撒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