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十九章

19:1-7 保罗遇见十二个门徒

[19:1] 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了上边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门徒,

当亚波罗在哥林多传道的时候,保罗经过哥林多北边一带地方,即加拉太地区和弗吕家(徒18:23),然后到达以弗所。根据徒18:19,当时亚居拉夫妇留在以弗所。在以弗所,保罗遇到十二个 (第7节)「门徒」。「门徒」是指学徒和跟从者。根据19:5,他们还不是基督徒。如果他们已经是基督徒了,那么他们就不需要再受浸了。

 

[19:2] 问他们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

保罗问这些「门徒」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的意思是当他们信从福音的时候,他们是否领受了圣灵。他们回答说他们从来没有听过圣灵赐下来这件事。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他们曾奉父子圣灵的名领受浸礼(太28:19),他们不可能不晓得圣灵的。

 

[19:3] 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浸呢?」他们说:「是约翰的浸。」

既然这些「门徒」不晓得圣灵,保罗就问他们曾受的是什么浸。他们透露他们受的是约翰的浸。根据可1:4-5,约翰所传的是悔改的浸礼,使罪得赦。那些人到他那里去,一边受他的浸,一边承认他们的的罪。可见约翰的浸不是归入父子圣灵的名的浸。

 

[19:4] 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浸,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基督。」

保罗指出约翰的浸是悔改的浸,使罪得赦(可1:4)。但约翰也告诉那些受了他的浸的百姓,他们还要相信在他以后要来的那一位,即耶稣基督。既然耶稣已经来了,他们就要顺从他的旨意(来5:9)。

 

[19:5] 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浸。

当这些「门徒」听了这话之后,就相信耶稣而顺服,奉他的名受浸。看来,这些「门徒」是在五旬节之后受了约翰的浸的。那时,约翰的浸已经无效了,因为它被新约的浸取代了。在五旬节那天,当彼得讲完道后,那些听众觉得扎心,就问他和其他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彼得对他们说: 「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2:38)。因此,这些先前受了无效的浸的「门徒」必须奉耶稣的名重受浸,使他们的罪得赦。另外,那些在五旬节之前受了约翰的浸的人不需奉耶稣的名重受浸,因为约翰的浸在五旬节之前是有效的。不过他们要相信在约翰以后来的耶稣基督(第4节)。

今天也一样,我们要对受浸有正确的观念。一个人在受浸之前必须理解受浸的目的,就是使他的罪得赦以及迁他到基督的国度(徒2:38; 22:16; 加3:26-27;西1:13)。若一个人不晓得受浸的目的或对受浸有错误的观念而受了「浸」,他的「浸」是无效的,因为他做得不准确。不过,像那十二个门徒那样,一旦他理解了受浸的目的,他必须重受浸。

 

[19:6-7] 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一共约有十二个人。

当保罗按手在这十二个信徒头上,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这是使徒们拥有的特别权柄(参徒8:18)。保罗为他们按手是要将属灵恩赐传给他们,使他们能说方言,又说预言。「方言」是指从来未学过的本地话(参徒第2章),而预言有时候也包括宣讲神的道。

 

 

19:8-10 在推喇奴的学房辩论

[19:8] 保罗进会堂,放胆讲道,一连三个月,辩论神国的事,劝化众人。

接下来三个月,保罗放胆地在会堂讲道,辩论神国的事,劝众人信从福音。「神国」是指教会(参马16:18-19)。教会已经在五旬节被建立了(徒第2章)。

 

[19:9] 后来,有些人心里刚硬不信,在众人面前毁谤这道,保罗就离开他们,也叫门徒与他们分离,便在推喇奴的学房天天辩论。

但是,有些人心里刚硬,不信保罗所传的信息和拒绝顺从主。他们还在众人面前毁谤主的道。于是,保罗离开会堂,也叫门徒与这些人顽固不信的人分开。后来,他转移到推喇奴的学房,在那里天天与人辩论。我们没有关于推喇奴的资料。

 

[19:10] 这样有两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听见主耶稣的道。

保罗在以弗所工作了两年之久,使一切住在亚西亚省的人都听见主耶稣的道。值得注意的是以弗所是亚西亚省的首都。这显示很多外地的人都到以弗所听保罗讲道。

 

 

19:11-20 基瓦的七个儿子

[19:11-12] 神藉保罗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甚至有人从保罗身上拿手巾或围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恶鬼也出去了。

在这时期,神藉着保罗的手行使了一些很特别的奇事,甚至保罗所接触过的手巾或围裙放在病人身上,他们的病就会痊愈,恶鬼也会离开他们。这些神迹的目的是要证实保罗所传的道是真实的(参可16:20,来2:2-4)。

 

[19:13-14] 那时,有几个游行各处、念咒赶鬼的犹太人,向那被恶鬼附的人擅自称主耶稣的名,说:「我奉保罗所传的耶稣敕令你们出来!」做这事的,有犹太祭司长士基瓦的七个儿子。

当时,也有些游行各处念咒赶鬼的犹太人,想用主耶稣的名把恶鬼从附着的人的身上赶出去。无疑,他们曾目睹保罗这样行。他们对那些被恶鬼附上的人说:「我奉保罗所传的耶稣敕令你们出来!」做这事的是犹太祭司长士基瓦的七个儿子。他们以为只要用耶稣的名义就可以替病人驱鬼。

 

 [19:15-16] 恶鬼回答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其中二人,制伏他们,叫他们赤著身子受了伤,从那房子里逃出去了。

恶鬼回答基瓦的七个儿子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恶鬼认识耶稣以及他的权柄。恶鬼也熟悉保罗。可见,恶鬼能分清耶稣与保罗之间的差别。至于基瓦的七个儿子,恶鬼回应说:「你们却是谁呢?」恶鬼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是谁。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两人,制伏了他们。他把他们的衣服脱了,又把他们打伤。然后,他们狼狈地从那房子里逃出去。

 

[19:17] 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这事,也都惧怕;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

所有住在以弗所的人都知道基瓦的七个儿子被恶鬼赶出房子的事。结果,他们都感到很害怕。这件事显出了耶稣的名胜过那些念咒赶鬼的犹太人。结果,主耶稣的名从此大受尊崇。

[19:18-19] 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

这件事也使许多基督徒前来承认诉说自己以往所行的恶事。自从他们成为了基督徒后,他们还没有完全改掉这些恶事。现在,他们决定要离弃恶道。有许多行过邪术的基督徒拿出邪术书籍,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约五万块钱。一块钱相等于一个工人的一天工钱。

 

[19:20] 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就是这样。

这样,主的道就大大兴旺起来,而且得胜。可见,保罗在以弗所的事工是非常成功的。他留在那里已有两年多了。

 

 

19:21-41以弗所的骚乱

[19:21] 这些事完了,保罗心里定意经过了马其顿、亚该亚,就往耶路撒冷去;又说:「我到了那里以后,也必须往罗马去看看。」

邪术的事情过了之后,保罗决定要经过马其顿和亚该亚到耶路撒冷去。他要把外邦教会的捐款送到耶路撒冷去, 给那里圣徒中的穷人(参林前16:1-4;罗15:25-26)。保罗的「心里定意」很可能是被圣灵感动的。保罗也决定,到了耶路撒冷之后,他必须前往罗马去看一看。无疑,他想在那里传扬福音。

 

[19:22] 于是从帮助他的人中打发提摩太、以拉都二人往马其顿去,自己暂时等在亚西亚。

保罗打发他的助手,提摩太和以拉都先前往马其顿,而自己暂时留在亚西亚。在这两年多期间,保罗写了两封信给哥林多的教会(参林前16:5-9)。

 

[19:23] 那时,因为这道起的扰乱不小。

保罗暂时留在亚西亚的时候,由于主的道,以弗所发生了大骚乱。接下来,路加描述骚乱的起因。

 

[19:24-27] 有一个银匠,名叫底米丢,是制造亚底米神银龛的,他使这样手艺人生意发达。他聚集他们和同行的工人,说:「众位,你们知道我们是倚靠这生意发财。这保罗不但在以弗所,也几乎在亚西亚全地,引诱迷惑许多人,说:『人手所做的,不是神。』这是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这样,不独我们这事业被人藐视,就是大女神亚底米的庙也要被人轻忽,连亚西亚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荣也要消灭了。」

在以弗所,有一个叫底米丢的银匠。他以制造亚底米神龛为业。亚底米是在亚西亚地区广泛受人崇拜的希腊女神。以弗所有一座庙是拜她的重要中心,同时也是当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亚底米使从事这门手艺的人生意发达。由于保罗的传道,很多人成为基督徒,导致制造亚底米神银龛的人的生意受到严重的影响。于是,为了惩罚保罗,底米丢便召集了同业的人,即那些手艺人和同行的工人。他提醒他们很多人在亚西亚省相信保罗所传的道,说人手所做的神不是真神。他指出不仅是他们制造偶像的事业将被人藐视,就连大女神亚底米的庙也要被人轻忽,甚至她自己之威荣也要消灭了。简言之,如果他们不制止保罗传福音,他们的收入和宗教信仰将会受到影响。

 

[19:28-29] 众人听见,就怒气填胸,喊著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满城都轰动起来。众人拿住与保罗同行的马其顿人该犹和亚里达古,齐心拥进戏园里去。

手艺人和同行的工人听了之后,就非常愤怒,一直高喊:「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很快,全城就轰动起来了。这时候,众人抓住与保罗同行的两个马其顿人,即该犹和亚里达古,然后拖着他们冲进露天的戏院,可能想伤害他们。这个露天戏院是给城人举行集会的,可以容两万五千人。新约里有好几个该犹(林前1:14; 罗16:23; 徒19:28; 20:4,约叁),而亚里达古是住在帖撒罗尼迦的(徒20:4; 27:1-2)。其他的经节也有提及他(西4:10; 门23-24)。奇怪的是,众人并没有抓住保罗。

 

[19:30-31] 保罗想要进去,到百姓那里,门徒却不许他去。还有亚西亚几位首领,是保罗的朋友,打发人来劝他,不要冒险到戏园里去。

保罗也想要进去戏院,到众人的面前向他们说话。但为了他的安全,门徒不让他去。这些群众很可能会对保罗不利。另外,保罗的一些朋友,即亚西亚的首领,也派人来劝他,不要冒险进去戏院里。可见,保罗也有和这些有地位的人士来往。

 

[19:32] 聚集的人纷纷乱乱,有喊叫这个的,有喊叫那个的,大半不知道是为什么聚集。

这时候,戏院里的人纷纷乱乱。他们都在喊叫不一样的事件。其实,大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那里。这显示这人群是乌合之众。

 

[19:33-34] 有人把亚力山大从众人中带出来,犹太人推他往前,亚力山大就摆手,要向百姓分诉;只因他们认出他是犹太人,就大家同声喊著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如此约有两小时。

突然,众人中的犹太人把一个名叫亚力山大的人推到众人的面前。于是,亚力山大摆手,要向众人分诉。可能犹太人要向众人解释他们跟保罗和基督徒没有交往吧。但众人认出亚力山大是犹太人,就不给他机会说话。他们同声喊著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这样的叫法持续了两个小时。

 

[19:35-36] 那城里的书记安抚了众人,就说:「以弗所人哪,谁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和从丢斯那里落下来的像呢?这事既是驳不倒的,你们就当安静,不可造次。

后来,该城的书记把众人安抚了。这个书记是以弗所城的首要判官。他对众人说人人都晓得该城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和从丢斯那里落下来的神像。既然这是事实,他们就不必担心亚底米的名望会丧失。因此,他们应当安静下来,不可造次,否则他们的鲁莽举动会影响该城的名誉。

 

[19:37-39] 你们把这些人带来,他们并没有偷窃庙中之物,也没有谤讟我们的女神。若是底米丢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也有方伯可以彼此对告。你们若问别的事,就可以照常例聚集断定。

书记提醒众人他们捉来的两个人并没有偷窃庙中之物,也没有谤讟他们的女神。因此,他们不应该斥责他们俩。书记建议若底米丢和他同行的人要控告任何人,他们可以到法庭或方伯那里去起诉。方伯是罗马的行政官,官阶相当于省长。如果众人还不满其他事,可以照常例聚集解决。他可能暗示他们这次的聚集是不合法的。可见,书记要避免该城的治安陷入瘫痪。

 

[19:40-41] 今日的扰乱本是无缘无故,我们难免被查问。论到这样聚众,我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说了这话,便叫众人散去。

书记指出这天的扰乱是无缘无故的。他担心他们会被罗马政府查问是否故意作乱。若是这样,他们根本就说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这次的作乱。因此,他们可能要面对严重的后果。说完这话,书记就叫他们解散,回家去。保罗的性命也因此被保住了。无疑,这是神的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