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十七章

17:1-9 在帖撒罗尼迦传道

[17:1] 保罗和西拉经过暗妃波里、亚波罗尼亚,来到帖撒罗尼迦,在那里有犹太人的会堂。

保罗和西拉离开腓立比后,继续他们的宣教旅程。他们向西南行驶,经过两座城,即暗妃波里和亚波罗尼亚,来到了帖撒罗尼迦。暗妃波里是爱琴海以北的重要军事和商业中心,离腓立比约五十三公里。亚波罗尼亚是罗马帝国的重要城市,位于暗妃波里与帖撒罗尼迦之间,离暗妃波里约四十三公里。帖撒罗尼迦是罗马帝国统治下马其顿的首府,离亚波罗尼亚约五十六公里。它是个重要海港城市,在那里有一所犹太人的会堂。

 

[17:2-3] 保罗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一连三个安息日,本著圣经与他们辩论,讲解陈明基督必须受害,从死里复活;又说:「我所传与你们的这位耶稣就是基督。」

保罗的习惯是先向犹太人传福音。在安息日,他按照习惯去犹太人的会堂参加他们的聚会。一连三个安息日,他引用圣经与他们辩论,讲解旧约中的预言,证明基督必须受害,从死里复活。无疑,他呈现耶稣的受难、死以及复活来指出弥赛亚的预言都在耶稣的身上了,证明耶稣就是弥赛亚。

 

[17:4] 他们中间有些人听了劝,就附从保罗和西拉,并有许多虔敬的希利尼人,尊贵的妇女也不少。

有一些人被保罗说服,信从了福音。他们便附从保罗和西拉。初信徒中包括许多虔敬的希利尼人和尊贵的妇女。根据徒10:2,哥尼流也是一个虔诚,敬畏神的外邦人。

 

[17:5] 但那不信的犹太人心里嫉妒,招聚了些市井匪类,搭夥成群,耸动合城的人闯进耶孙的家,要将保罗、西拉带到百姓那里。

可是那些不信的犹太人看见保罗说服了许多人信主就心生妒忌。为了对付保罗和西拉,这些犹太人便招聚了一些市井匪类,搭夥成群在城里引发暴乱。他们推测保罗和西拉是住在耶孙的家里,便闯进他的家,搜寻保罗和西拉,要带他们到百姓那里去。有些人认为这位耶孙可能是罗马书16:21中所提到的耶孙。

 

[17:6-7] 找不著他们,就把耶孙和几个弟兄拉到地方官那里,喊叫说:「那搅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耶孙收留他们。这些人都违背该撒的命令,说另有一个王耶稣。」

但是他们找不着保罗和西拉。于是,他们就把耶孙和几个弟兄拉到地方官那里。他们喊着说:「那搅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天下」是指罗马帝国。他们指控保罗和西拉搅乱罗马帝国,而耶孙却收留他们。保罗和西拉被指控违背该撒的命令,因为他们宣传另一个王,名叫耶稣。注意,耶稣的国不属于这世界(约18:36,西1:13)。他的国是属灵性质的。他现在坐在神的右边作王(来1:3)。但犹太人声称,除了凯撒,他们没有王(约19:12)。

 

[17:8-9] 众人和地方官听见这话,就惊慌了;于是取了耶孙和其馀之人的保状,就释放了他们。

群众和地方官听见犹太人对保罗和西拉的指控大感不安。但是他们并没有提供什么证据来支持这些指控。于是,地方官取了耶孙和其他信徒的保状,无疑是要他们保证保罗和西拉不会再骚乱该城。之后,地方官释放了他们。

 

 

17:10-15 在庇哩亚

[17:10] 弟兄们随即在夜间打发保罗和西拉往庇哩亚去。二人到了,就进入犹太人的会堂。

那天,该城的弟兄们连夜把保罗和西拉送走。这可能是为了避免群众再发动暴乱。保罗和西拉向西南行驶,来到庇哩亚。庇哩亚是帖撒罗尼迦以西的小城。他们到了那里之后,就进入犹太人的会堂去。跟以往一样,他们在那里传福音。

 

[17:11-12] 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的人,甘心领受这道,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所以他们中间多有相信的,又有希利尼尊贵的妇女,男子也不少。

庇哩亚的犹太人和皈依犹太教的人比那些在帖撒罗尼迦的人开明。他们心甘情愿地领受保罗和西拉所传的道。他们也天天考查旧约圣经,看保罗和西拉所传的是与不是。结果,这些人当中有许多相信了,即顺从了福音。除了犹太人之外,还有不少希利尼尊贵的妇女和男人也顺从了福音。显然,这次的属灵庄稼相当的多。

 

[17:13] 但帖撒罗尼迦的犹太人知道保罗又在庇哩亚传神的道,也就往那里去,耸动搅扰众人。

不久,帖撒罗尼迦的犹太人得知保罗在庇哩亚传神的道。于是,他们就往庇哩亚那里去。跟以往一样,他们煽动群众暴乱。可见,这些犹太人一直都在反对保罗传神的道。不管保罗去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也参徒14:9)。

 

[17:14-15] 当时弟兄们便打发保罗往海边去,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亚。送保罗的人带他到了雅典,既领了保罗的命,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这里来,就回去了。

很明显,犹太人想逼迫保罗。于是,庇哩亚的弟兄立即把他送往海边。从那里,他和一些护送他的弟兄乘船往雅典去。但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亚。到达雅典后,保罗吩咐这些庇哩亚的弟兄返回到庇哩亚去,并指示他们叫留在庇哩亚的西拉和提摩太尽快去雅典那里与他回合。

 

 

17:16-21 在雅典

[17:16] 保罗在雅典等候他们的时候,看见满城都是偶像,就心里著急;

雅典是罗马帝国亚该亚省的一个城市。希腊帝国被罗马帝国取代以后,雅典一直是艺术,文学,和哲学的中心。但是,保罗在那里等待西拉和提摩太的时候,看见那里到处都是偶像,就心里着急。

 

[17:17] 于是在会堂里与犹太人和虔敬的人,并每日在市上所遇见的人,辩论。

保罗对雅典的艺术,文学,和哲学没有兴趣。他按照习惯,先到犹太人的会堂去传福音。在那里,他与犹太人和虔敬的人辩论。他也每天在市场上与所遇见的人辩论。市场是民众聚集的地方。

 

[17:18] 还有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与他争论。有的说:「这胡言乱语的要说什么?」有的说:「他似乎是传说外邦鬼神的。」这话是因保罗传讲耶稣与复活的道。

在市场里,保罗与两个学派的哲学家相遇。这些哲学家与保罗争论。他们是以彼古罗和斯多亚的哲学家。这两个学派是希腊、罗马世界中两个主要的哲学派系。以彼古罗派系主张寻求快乐为人生的目标。另一方面,斯多亚派系则主张知足是最高的理想,而不是快乐。市场的争论导致这些哲学家视保罗为胡言乱语以及传说外邦神明的人。这是因为保罗传讲耶稣和他复活的道,而他们从未听过耶稣复活一事。他们可能误解「耶稣」和「复活」是外邦的两位神明。

 

[17:19-20] 他们就把他带到亚略巴古,说:「你所讲的这新道,我们也可以知道吗?因为你有些奇怪的事传到我们耳中,我们愿意知道这些事是什么意思。」

于是,这些哲学家把保罗带到亚略巴古。它是雅典城的一座小山丘,雅典的法院所在地。这些哲学家很可能把保罗带到一个会议。他们问他:「你所讲的这新道,我们也可以知道吗?」他们从未闻保罗所讲的「新道」。他们觉得他所讲的事有些奇怪,于是很想知道个究竟。可见,这只是一个聆听会,好让保罗有机会传讲他的「新道」。

 

[17:21](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客人都不顾别的事,只将新闻说说听听。)

路加批评雅典人和住在那里的旅客似乎都不做其它的事,只把时间花在谈论和听讲新的事上。

 

 

17:22-34 在亚略巴古讲道

[17:22] 保罗站在亚略巴古当中,说:「众位雅典人哪,我看你们凡事很敬畏鬼神。

于是,保罗站在亚略巴古会议前发言。他对众人说:「众位雅典人哪,我看你们凡事很敬畏鬼神。」保罗断言他在街上走的时侯,他看得出这些雅典人在各方面都很敬畏鬼神。但是,他知道他们不晓得真正的神。

 

[17:23] 我游行的时候,观看你们所敬拜的,遇见一座坛,上面写著『未识之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告诉你们。

保罗告诉众人,当他走在雅典城里,观看他们所敬拜的对象,发现一座祭坛上写着「未识之神」。于是,保罗就利用这些字来介绍他们不认识却在敬拜的神。这并不是指他们在敬拜真神。事实上,他们不认识真神。因此保罗要介绍给他们这位真神。

 

[17:24-25] 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

在此,保罗宣告神是那位创造万有的。他就是天地的主。与那些在庙里的人造偶像相比,神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宇里,也不用人所献的祭品,好像缺乏什么一样。反而,他自己把生命、气息和万物赐给人类,因为他是生命和万物之源。

 

[17:26] 他从一血脉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保罗表明神从一血脉造出万族的人。圣经告诉我们万族都来自一个祖先,即夏娃(创3:20)。神使万族的人散居在全地上,而且为他们预先定下了他们的兴衰和居住的疆界。神在世人的国中掌权,并定下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兴衰(参但 4:25)。

 

[17:27] 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

神预定下万民的兴衰是要叫他们寻求他,或许他们可以揣摩而找到他。可见,人类有责任寻求神。实事上,神根本就离我们各人不远。人类可以藉着所造之物晓得他的存在和神性的(参诗19:1; 罗1:20)。

 

[17:28]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他所生的。』

神的权能支持着所有的生命。人类的存在并不独立于神,因为我们的生活,动作,存在都在于他。在此,保罗引用希腊诗人的话来表明他的说法。「我们也是他所生的」是指他们的起源也是这位「神」。

 

[17:29] 我们既是神所生的,就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

接着,保罗把希腊诗人的话用在神的身上。神是创造者,他创造人类。因此,我们源自于他。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应该认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造出来的金、银或石头的偶像一样。看来,保罗是向他的听众暗示拜偶像的愚昧。

 

[17:30] 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

人类以往蒙昧无知,神并不监察。这不表示神忽视人类所犯的罪。他以往只是容忍他们自行其道(徒14:16)。但如今神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离弃邪恶的道路,归向神。注意,悔改是神的命令。

 

[17:31] 因为他已经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他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

在此,保罗解释人为什么要悔改。这是因为审判的日子要来临了。神已经定了日子,在那天他要审判世人。他要藉著他所设立的人,即耶稣,按公义审判世人。耶稣从死里复活就是神已立他为审判者的凭据了。在那天,我们「都必须站在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好使每个人都为自己藉着本身所做的,或善或恶,领受回报」(林后5:10)。耶稣绝对是个公平的审判者。

 

[17:32-33] 众人听见从死里复活的话,就有讥诮他的;又有人说:「我们再听你讲这个吧!」于是保罗从他们当中出去了。

有一些人听见保罗提到死人复活的事就讥诮他。希腊人不信死人复活。但有些人还想再听保罗讲这件事。在此,保罗就结束了他的讲话,便离开了会议。

 

[17:34] 但有几个人贴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亚略巴古的官丢尼修,并一个妇人,名叫大马哩,还有别人一同信从。

不过,有几个人跟随了保罗,也信了主,即顺从了福音。这些信徒当中有亚略巴古的官丢尼修,一个叫做大马哩的妇人,和其他的一些未提及的人。可见,保罗的宣道还是有成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