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传注释

​第十六章

16:1-5 保罗拣选提摩太

[16:1-2] 保罗来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里有一个门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犹太妇人的儿子,他父亲却是希利尼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称赞他。

保罗和西拉经过基利家之后,来到特庇和路司得。保罗和巴拿巴在第一次宣教旅程来过此地。在路司得有一个叫提摩太的信徒。 他由保罗亲自带领信主(林前4:17)。提摩太的母亲是个犹太信徒,而父亲则是个不信主的希腊人。他的外祖母也是个信徒,名叫罗以(提后1:5)。提摩太在路司得和以哥念的信徒面前有好名声,因为他们都称赞他。

 

[16:3] 保罗要带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犹太人都知道他父亲是希利尼人,就给他行了割礼。

保罗觉得提摩太对宣道的工作很有帮助,于是要带他同去。但是他们肯定会接触到当地的犹太人。由于父亲是希腊人,提摩太从来没有受割礼。但是他的母亲是犹太人。犹太人是依母系的血统来决定犹太籍贯的。一个没有受割礼的犹太人绝对不能赢得犹太人的赞许。为了不要触犯当地的犹太人,保罗就替提摩太行了割礼。注意,割礼并不是得救的条件之一。

 

[16:4-5] 他们经过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长老所定的条规交给门徒遵守。于是众教会信心越发坚固,人数天天加增。

于是提摩太加入了保罗和西拉的宣道旅程。他们三人走遍各城镇,吩咐信徒遵守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们所定下的规例。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规例是使徒和长老们在圣灵的指导所定下的(参徒15:28)。它们的目的是不把割礼和遵守摩西律法的重担加在外邦信徒身上。于是,众教会的信心得以坚固,导致人数天天加增。

 

 

16:6-10 马其顿人的呼声

[16:6] 圣灵既然禁止他们在亚西亚讲道,他们就经过弗吕家、加拉太一带地方。

圣灵不准许保罗和同伴到亚西亚去讲道。路加没有说为什么。亚西亚是罗马帝国的一省。它的首都是以弗所。于是,他们得经过弗吕家、加拉太一带地方。弗吕家界于亚西亚省和加拉太省之间的地区。

 

[16:7-8] 到了每西亚的边界,他们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稣的灵却不许。他们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去。

保罗和同伴便来到每西亚的边界。每西亚是亚西亚境内的省份。当他们正想要往庇推尼去的时候,耶稣的灵,即圣灵(罗8:9),却禁止他们。同样地,路加没有说为什么。庇推尼是小亚细亚西北方的一个省。既然圣灵不许他们向庇推尼去,他们就越过每西亚来到特罗亚。特罗亚是亚西亚省境内,爱琴海东岸的一座海港城。

 

[16:9] 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著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在特罗亚,当天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在异象中,他看见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哀求他到马其顿去帮助他们。马其顿是罗马帝国的一省,位于亚西亚省的北部。

 

[16:10] 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神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

保罗看见了这异象,他和的同伴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因为他们断定这是神召他们去那里传福音。这时,作者路加已加入了保罗宣教的旅程。他写道:「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

 

 

16:11-15 吕底亚信主

[16:11] 于是从特罗亚开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亚波利。

于是保罗和同伴乘船离开特罗亚,一直到撒摩特喇。撒摩特喇是一个小岛,位于爱琴海北部。保罗和同伴可能在这岛上过了一夜。第二天他们来尼亚波利。尼亚波利离特罗亚二百公里。它是希腊北部城市,在腓力比附近。

 

[16:12] 从那里来到腓立比,就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也是罗马的驻防城。我们在这城里住了几天。

保罗和同伴往内地走,不久来到马其顿东北部的一座城,名叫腓力比。腓力比是马其顿地区的头一个城。它被称为罗马帝国的殖民地,因为有许多罗马人定居在这城。路加和同伴在那里住了几天,可能侦察该城吧。

 

[16:13] 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

安息日那天,路加和同伴出城门来到了河边。路加他们知道那里有一个犹太人祷告的地方。他们坐下来,向那聚会的妇女讲道。保罗的习惯就是每当他到了一个地方,他会在犹太人的会堂里宣讲神的道(徒13:4-5; 17:2)。可是,腓力比似乎没有会堂。可见,该城的犹太人很少,因为要设立会堂至少要有十个犹太男人才行。

 

[16:14] 有一个卖紫色布疋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神。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

其中有一个听众是卖紫色布疋的妇人。她显然是一个富有的商人。她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该城位于小亚西亚。吕底亚素来敬拜神。她在听福音的时候,主就开导她的心,即使她明白信息的重大意义。注意,主是藉着福音开导了吕底亚的心的。耶稣也曾开使徒们的心窍,使他们明白圣经(路24:45)。主开导了吕底亚的心后,她便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后来,她就顺从了他的话。无疑,保罗所传的包括神的拯救计划。

 

[16:15] 她和她一家既领了浸,便求我们说:「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请到我家里来住。」于是强留我们。

于是,吕底亚和她的家人都受了浸,使他们的罪得赦(徒2:38)。值得注意的是,「她一家」并不能用来支持婴孩浸礼,因为这里没有提到孩童。况且,保罗和同伴是向那聚会的妇女讲道的(13节)。吕底亚是听了道,信了道后才自愿受浸的。在这方面,婴孩是绝对做不到的。

吕底亚受了浸后,便邀请保罗和同伴到她家里做客。她很快地学到要接待这些施教的人以及和他们分享自己的物质(来13:2; 加6:6)可能他们开始时拒绝了她的邀请。但她对他们说:「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请到我家里来住。」她是真信主的,因为她受了浸。于是,她强留保罗他们住下。

 

 

16:16-18 保罗逐出巫鬼

[16:16] 后来,我们往那祷告的地方去。有一个使女迎著面来,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术,叫她主人们大得财利。

一天,路加和同伴又往河边那个祷告的地方去。他们遇到一个被巫鬼所附的使女。她用法术,为她的主人们大得财利。显然,她施法术的能力是由巫鬼俯身而来的。

 

[16:17-18] 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著说:「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

这个使女跟着保罗和同伴,大声喊着,说他们是至高神的仆人,要向人们传说救人的道。这显示这个使女切实是被巫鬼支配的。值得注意的是被巫鬼附生的人常常知道耶稣的身份(太8:29;可5:7)。但保罗并没有斥责巫鬼。 

 

[16:18] 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就心中厌烦,转身对那鬼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那鬼当时就出来了。

使女一连多日看见保罗就这样大叫大喊。于是,保罗心中觉得不耐烦了,就奉耶稣基督的名,分咐那巫鬼从使女人身上出来。当时,巫鬼就被赶出来了,因为神的能力比魔鬼的能力大。作者没有说为什么保罗要等到这么多天才叫巫鬼从使女人身上出来。

 

 

16:19-24 保罗和西拉入狱

[16:19] 使女的主人们见得利的指望没有了,便揪住保罗和西拉,拉他们到市上去见首领;

使女不再受到巫鬼的支配,因此失去了施法术的能力。她的主人们再也不能靠她赚钱了。他们看见自己的财路断绝了就很生气,便揪住保罗和西拉,拉他们到市上去见首领。当时,路加和提摩太似乎不在场。

 

[16:20-21] 又带到官长面前说:「这些人原是犹太人,竟骚扰我们的城,传我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规矩。」

他们又把保罗和西拉带到官长面前,控告这些犹太人骚扰该城和传罗马人所不能接受和不可实行的规矩。这样的控告当然会得到官长的关注。

 

[16:22-24] 众人就一同起来攻击他们。官长吩咐剥了他们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内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于是,城里人一同起来攻击保罗和西拉。暴民的举动导致官长吩咐剥了保罗和西拉的衣裳,用木棍痛打他们一顿,之后把他们关进监里。官长还嘱咐禁卒严紧看守。可见,官长没有仔细地审问保罗和西拉就定他们有罪。于是,禁卒把保罗和西拉关进内监里,还给他们的脚上了木狗。这样,他们是绝对不能逃走的。

 

 

16:25-34 禁卒信主

[16:25] 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半夜, 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虽然被关进监牢里以及在痛苦中,他们不但没有因此抱怨,而且还以唱诗表现出他们对神的喜乐。其他的囚犯也侧耳而听。

 

[16:26] 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

就在这时候,一场大地震发生了。监狱的地基摇动了,所有的监门都开了,囚犯的锁链也都掉落了。但是,监牢并没有倒塌。无疑,这大地震是来自神。它的目的是要释放保罗和西拉。

 

[16:27-28] 禁卒一醒,看见监门全开,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要自杀。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

当时,禁卒在睡觉。他醒来时,看见监牢的门都打开了,以为囚犯都已经逃走了。禁卒知道自己必遭死罪(参徒12:18-19)。于是他就拔刀要自杀。这时候,保罗看见这情形,就大声阻止他自寻短见,而且还宣告所有的囚犯都在那里。稀奇的是,其他的囚犯并没有设法逃走。

 

[16:29-30] 禁卒叫人拿灯来,就跳进去,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禁卒连忙叫人拿灯来,跳进监牢,直接到保罗和西拉那里去。他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他们面前,表示崇敬他们。然后,他把他们领了出来,又问他们,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很可能他从被巫鬼所附的使女得知保罗和西拉是神的仆人,对人传说救人的道(徒16:17-18)。他也意识到地震是神的作为。因此,像其他人一样,他需要神的怜悯。

 

[16:31]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保罗和西拉告诉禁卒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在新约圣经里,「信」和「顺从」代表同样的概念(比较约3:16和来5:8-9)。在五旬节那天,众人听了彼得所传的道以后,觉得扎心,就对他和其他的使徒说: 「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徒2:37-38)。没有例外,禁卒也要信主耶稣基督,悔改,受浸使他的罪得赦。

 

[16:32] 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

于是,保罗和西拉就传主的福音给禁卒和他全家的人听,好让他们知道神的拯救计划。注意,路加没有提到孩童。保罗和西拉是向那些能回应福音的人传讲的。

 

[16:33] 当夜,就在那时候,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浸。

较早,保罗和西拉被痛打一顿。然后禁卒把他们关进内牢,给他们的脚上了木狗。现在,以痛悔的心灵,禁卒当晚就在把他们带去另外一个地方,为他们清洗伤口。禁卒和他的全家立时都受了浸,使他们的罪得赦。他们并没有等到有空的时候才受浸,因为「现在就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

 

[16:34] 于是禁卒领他们上自己家里去,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神,都很喜乐。

过后,禁卒又带保罗和西拉到他的家里吃饭。他们可能很饿。禁卒和全家都很喜乐,因为他们都信,即顺从了神。注意,他们是受浸之后,而不是受浸之前,充满喜乐的。同样地,太监受浸之后,再也看不见腓利,就欢欢喜喜地上路(徒8:36-39)。

 

 

16:35-40 官长劝保罗和西道歉出狱

[16:35] 到了天亮,官长打发差役来,说:「释放那两个人吧。」

第二天早上,官们打发差役来,吩咐禁卒把保罗和西拉放了。看来,官长们无意要起诉保罗和西拉。他们可能认为保罗和西拉已经得到教训,再也不敢「犯罪」了。

[16:36 禁卒就把这话告诉保罗说:「官长打发人来叫释放你们,如今可以出监,平平安安的去吧。」

于是,禁卒就把这话转告保罗和西拉,并嘱咐他们安心的去。这意味着他们要离开该城。如果他们就这样的走了,那么以后这些官长们还会这样的对待该城的门徒。

 

[16:37] 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

保罗却对官长们和禁卒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在此,保罗指出他和西拉是罗马公民。他们没有经过审判就被打了一顿,又被关进牢里。根据罗马法律,审判之前打罗马公民是违法的。况且,官长们现在还要秘密地打发他们走呢!于是保罗坚持,除非官长们亲自来领他们出去,他们绝对不走。

 

 [16:38-40] 差役把这话回禀官长。官长听见他们是罗马人,就害怕了,于是来劝他们,领他们出来,请他们离开那城。二人出了监,往吕底亚家里去;见了弟兄们,劝慰他们一番,就走了。

差役把这些话回报官长们。他们听见保罗和西拉是罗马人,就非常害怕。 这是因为虐待罗马公民可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于是,官长们亲自来到狱中劝保罗和西拉,并领他们出来,又请求他们离开腓立比。保罗和西拉出狱后,便来到吕底亚家里跟弟兄会面。这些弟兄可能包括路加,提摩太,吕底亚和她的全家以及其他的除信徒。保罗和西拉劝慰他们一番后,就离开腓立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