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注释

第十六章

16:1-9 不义的管家

[16:1-2] 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

在十五章,耶稣所讲的三个比喻是针对法利赛和文士。现在,耶稣在他们的面前教导门徒如何运用世上的财富。他讲了如下的比喻。

某个财主有个管家。这管家是料理财主的事务的。有人向财主告状,说他的管家浪费他的财物。主人就把那管家叫来,要他把所经营的一切交代清楚,以便新的管家来接管。由于他不尽责,主人不能再让他当管家了。

 

[16:3-4] 那管家心里说:『主人辞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将来做什么?锄地呢?无力;讨饭呢?怕羞。我知道怎么行,好叫人在我不作管家之后,接我到他们家里去。』

因为财主要把他解雇,管家便深思他将来该怎么办。于是他自己推理:「锄地呢?无力; 讨饭呢?怕羞。」也许他现在已变得又胖又懒,因此不肯去挖土。他也不肯去讨饭,因为怕羞。但是,浪费主人的财物他却不怕羞。终于,他确定他该怎么做,使他被解雇后有人接他到他们家里去。

 

[16:5-6] 于是把欠他主人债的,一个一个的叫了来,问头一个说:『你欠我主人多少?』他说:『一百篓油。』管家说:『拿你的账,快坐下,写五十。』

于是,管家把主人的债户一一叫来。他问第一个债户他欠多少。当债户说一百篓油(每篓约五十斤)时,管家就给他帐单,叫他改写成五十篓。这样,管家向债户少收了一半所欠的篓油。很显明,管家这样做是为了博得债户的好感。

 

[16:7] 又问一个说:『你欠多少?』他说:『一百石麦子。』管家说:『拿你的账,写八十。』

接着,管家问第二个债户他欠多少。当债户说一白石麦子(约一千蒲式耳)时,管家就给他帐单,叫他改写成八十石。相信管家也叫其他的债户改写帐单。

[16:8] 主人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因为今世之子,在世事之上,较比光明之子更加聪明。

财主知道这事后,就夸奖这不义的管家做事聪明。注意,财主不是因为管家的不义或不正直的行为而夸奖他。财主夸奖他做事精明,使他被解雇后有人照应他。显然地,财主并没有原谅管家的冒犯,他还是把他解雇了。

接着,耶稣指出今世之子在处理世事时,要比光明之子处理属灵的事加更精明。「今世之子」是指属世的人,而「光明之子」则指耶稣的门徒(弗5:8)。

 

 [16:9] 我又告诉你们,要藉著那不义的钱财结交朋友,到了钱财无用的时候,他们可以接你们到永存的帐幕里去。

在此,耶稣告诉门徒这比喻的实际教训。属世的人知道为以后打算,以使将来有人照应他们。但是,作为门徒,他们更需要知道如何为他们永远的结局打算。门徒应该用他们的钱财积存财宝在天上。注意耶稣描述今世的钱财为不义的。但是,门徒应当用它来行善,因此而结交朋友。这样,当门徒们死去后,钱财再也没有用处了,神会把门徒接到永恒的家里去。

 

 

16:10-13 神与玛门

[16:10]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

在此,耶稣更进一步地指示门徒做管家的责任。他指出若一个人在小事上忠实,在大事上也会忠实的。但他若在在小事上不忠实,在大事上他也会不忠实。

 

[16:11-12] 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

若门徒在处理今世的钱财上不忠实,耶稣不会把真实的钱财,即天上的财宝,托付他们的。根据在第十节的原则,若一个人在世俗的事物上不诚实,在属灵的事物上他也会不诚实。若门徒在处理别人东西上不诚实,那么他们就不配使用天上的财宝了。门徒所有的钱财不是属于他们的,因为这些都是来自神(代上29:14)。门们只不过是这些钱财的暂时的管家。反之亦然,若门徒在处理今世的钱财上忠实,神将会赐给他们天上的财宝。

[16:13] 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

这段经文的意思是:一个人不能作两位主人的奴仆。人若不事奉神就会事奉玛门,即财利。这里耶稣并没有谴责财利。他谴责的是人成为财利的奴仆。因此,我们必须学会怎样适当地使用财富,免得它成为我们的主人,利用我们。

 

 

16:14-15 贪婪的法利赛人

[16:14-15] 法利赛人是贪爱钱财的,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嗤笑耶稣。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神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神看为可憎恶的。

法利赛人不但假冒伪善(参路11:44),他们还贪爱钱财。其实,他们已犯了同时事奉神与财利的罪。他们听到耶稣教训门徒关于如何运用钱财的教导时,就嗤笑他。他们对积存财宝在天上以及不能既事奉神又事奉财利的教训表示轻蔑。耶稣便斥责他们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然而内心却充满了邪恶和贪婪。虽然他们的假敬虔骗得了人,但神看透他们的心。他们的假敬虔是神所厌恶的。

 

 

16:16-17 律法与先知

[16:16] 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人人努力要进去。

当约翰宣布天国快来临时(太3:1),他的信息掀起了强烈的反应。「天国」和「神的国」是同义词(太4:17与可1:14-15;太5:5与路6:20; 太11:11;路7:28)。到约翰为止,众先知和律法都预言神国的事。约翰代表旧制度的终结。他也是首个传神国的福音的人。他宣布天国快来临了。他所传的道使很多人积极地努力着要进神的国。值得注意的是: 在讨论中的是约翰所传的道。神的国还没有来临,而是快来临了(太4:17)。这经文描述犹太人对约翰所传的道的反应。

 

[16:17] 天地废去较比律法的一点一画落空还容易。

法利赛人早已指控耶稣藐视摩西律法(可2:24; 约5:16,18),暗示他要推翻律法。耶稣并没有废掉律法。他是来成全它,成全之后,他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西 2:14)。耶稣说明只要天地还存在,律法的一点一画都不能废去,直到所有的事情发生(太5:18)。-点是希伯来文字母中最小的。画是笔画,是附在希伯来文字母之后的。有时因这微小的不同,就使两个看似相似的字意义上存有基本的差别。在律法还没有被撤去之前,连它最小的要求都要被成全。

 

 

16:18 离婚

[16:18] 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

当时,犹太人对休妻有两种看法。他们对申24:1提到的「不合理的事」有不同的见解。希列教派说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离婚),而煞买派说当妻子犯了奸淫后才可以休妻。奸淫是指已婚的男女与婚外的异性有性关系。在太19:8,耶稣解释摩西允许犹太人休妻是因为他们的心肠太硬,但在创世之初并不是这样的。婚姻的律法是始终一夫一妻。所以,任何人休妻子另娶别的女人,就是犯奸淫; 那娶被休之妻的人也是犯奸淫。但是,若是为淫乱的缘故,那无辜者休妻另娶,就不算犯奸淫(太19:9)。淫乱是指婚姻之外的性关系。若那不忠被休之妻再婚,她就犯了奸淫的罪并继续生活在奸淫中。

 

 

16:19-31 财主与拉撒路

[16:19] 有一个财主穿著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

在此,耶稣以财主与拉撒路的故事更进一步地指示我们关于财富的管家的责任。有些人认为这故事不是一个比喻,因为路加并没有说它是个比喻。况且,比喻是没有个人名字的,还有,比喻也会谈到实际的事情。

故事讲到:有一个财主,穿着华丽的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每天过着奢侈的生活。他是个犹太人,亚伯拉罕的后裔(24节)。但是,他漠不关心其他人。

 

[16:20-21] 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

有个叫拉撒路的讨饭,他浑身生疮。他如此的无助,甚至要依靠别人把他放在财主的门口,希望捡那财主饭桌上掉下来的碎屑来充饥。可怜的他,连狗也常来舔他的烂疮。拉撒路每天躺在那财主的门口,但财主却没有向他伸援手。

 

[16:22] 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

后来,拉撒路和财主都死了。拉撒路死后被天使带到亚伯拉罕的怀里。这显示拉撒路是正直的人,遵守神的诫命和条例。「在亚伯拉罕的怀里」是指他与亚伯拉罕在乐园里。亚伯拉罕是信心之父,也是犹太人的祖宗。财主死后,被人埋葬了。路加没有提及拉撒路被埋葬。

 

[16:23] 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的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

拉撒路在乐园里得安慰,而财主却在阴间受痛苦。「阴间」是指已死的人等候耶稣再来时的地方。这时,财主抬头望去,看到亚伯拉罕在远远的地方,又看见拉撒路在他身边。这说明拉撒路和财主是隔离的。

 

[16:24] 就喊著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

于是,那财主大声对亚伯拉罕哀求。他称呼亚伯拉罕为「我祖亚伯拉罕」。这显示他是个犹太人。财主祈求怜悯,甚至请求亚伯拉罕叫拉撒路用手指头蘸些水,来凉凉他的舌头,因为他在火焰里实在痛苦极了。财主在阴间不停地受着折磨,非常痛苦。

 

[16:25-26] 亚伯拉罕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

但是,亚伯拉罕拒绝了财主的要求。亚伯拉罕称财主为儿,也就是承认他是自己的后裔。他叫财主回想他在生前享尽了荣华富贵,而拉撒路却受尽了苦难。如今,拉撒路受安慰,他却受痛苦。亚伯拉罕使财主了解他如今痛苦的缘故。而且,他无法帮助财主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一道深渊,以致受着安慰的人不能到受折磨的人那边去,或受折磨的人不能到受着安慰的人这边来。这些人的结局已定了,因为这个隔离是永恒的。

 

[16:27-28] 财主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

既然亚伯拉罕帮不了财主缓解他的痛苦,财主现在请求亚伯拉罕派拉撒路到他的父亲家去,因为财主还有五个兄弟活着。他们很可能步财主的后尘。因为财主自己不能回去家里告诫他们,所以他希望拉撒路去警告他们,免得他的弟兄们将来也到这个受尽折磨的地方来。

[16:29] 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

亚伯拉罕拒绝了财主的第二个请求,原因是财主的弟兄有摩西和先知的话。既然他们当时是受旧约律法的约束,他们可以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而不需要一个从阴间回来的人去告诫他们。

 

[16:30] 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

财主不同意亚伯拉罕的说法。他看来好像知道他的弟兄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但是,他想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人到他们那里去告诫他们,他们必悔改。

 

[16:31] 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

然而,亚伯拉罕对财主说,如果他们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即使有人死里复活去告诫他们,他们也不会听从的。这是千真万确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但多数犹太人和其他的人仍然不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