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属灵美

​第十章 真正的生命和敬虔 

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彼得后书1:3)

 

如果你和两个朋友讨论一张桌子的长度,其中一人说它可能是5尺长,另一个人认为它可能是5尺6寸长,而你则相信它不到5尺长。你们可能争论几个小时但还是无法认可他人。直到你们拿出尺子来测量它,当你们真正用一个标准来测量桌子是5尺6寸长时,你们的争论就结束了。

 

我们基督徒女性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也是如此。属灵美的女人不会怀疑圣经是神所默示的话语。她将以这个标准生活,我们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角色等都是由这个标准决定的。当我们清楚并明白了这个标准时,我们就能在这个世界自由自在地生活。

 

我们今天的社会是一个世俗化的人文社会,因为没有标准,所以不断地寻找标准。如果一个法官经常说谎,他怎么能在法庭上依法起诉一个伪证者呢?如果一个法官是同性恋者,他怎能谴责道德败坏者呢?如果我们接受并宽恕每一种生活方式和性取向者,那么谁才有资格说什么是对的?人兽交?乱伦?强奸?如果我们不打算用圣经作标准,那我们的社会将会继续寻找一致的对错标准,结果还是找不到标准。

 

在这样的时代,成为具有属灵意识的女性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作为新兴女权主义的产物,我在成长过程中被灌输了如下的思想:我需要一份出色的工作,赚很多钱,有漂亮的房子,也享有了一些恶名,并且为一些事业奉献自已,以达到成功。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是有价值的,美好的,成功和美丽的,只是因为我是按照神的形像被造的。这种认识使女人的灵魂获得自由,从而在主里真实满足地生活。

 

通过我们在基督里的自我价值的认知,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能具有强大的力量。通过圣经,我们就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忠告。我们比那些相信这个世界是无法改变的人更能控制自己的生命。

 

多数人在遇到麻烦或悲痛时,不得不振作起来,做一些事情。但是,圣经在出埃及记14:13-14告诉我们,有时我们需要要停下来,什么也不用做。主会为只我们争战。我们可以到一个私人的地方,跪下,求神用祂的大能帮助我们。我们要不住地祈祷,在天父面前放胆祈求,求祂帮助我们改正在这个世界上所犯的错误,荣耀神的名。

 

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果我们有一份属世的工作,那么我们的工作场所就是我们可以行在自由中的另一个领域。我们不需要将正直、诚实和善良抛在办公室门外。在周一及一星期的其他日子,我们都需要像周日的我们。我们的雇主需要知道我们是诚实、忠诚、有强烈职业道德并且会尽力帮助他人的人。"

 

让我赶紧补充一下,属灵的女性是非常优秀的雇员,因为她们每天都过着属灵的生活。当我一个星期只工作三天时,我发现有许多次,我在周三返回工作岗位时,就有一些不是因我的错而造成的指责。也有时,确实是我做错时,我很乐意承认它。属灵美的人不会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好而让他人看起来很糟。她不会恶意地谈论他人。她管好自己的事,除非她可以谨慎地提供帮助,否则她不过问他人的事。当我决定辞去我的兼职工作时,我收到办公室主任的一封便条,上面写到:"你在这个办公室里所表现出来的善良将难以替代。"我将这件事与你分享只是想让你知道善良不在你的履历表中,但它却能是你最宝贵的资产。

 

一个属灵美的女人为她的雇主、她的同事和她的工作祷告。她让主掌管在她生活中的每一个部分。那些真正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个。她关心那些身体上、灵性上需要帮助的人。她的同事知道她可以被信任,并且守口如瓶。让我再重复一次:她的同事知道她可以被信任,并且守口如瓶。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如果你说你可以保守秘密,但是你却没做到,你就撒谎了,没有人会相信你与其他雇员有什么不同。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工作上,而且也能体现在你生活中的每一个关系中。一个展现属灵美的最伟大的方法就是学习沉静。神给了我们两只耳朵,一张嘴,这也可能就是非常好的原因。一个属灵美的女人会将她工作上的成功归于主的祝福,这本身也是事实,她也会不断地感谢主。

 

作为基督徒女性,我们需要深入到我们国家的政策制定者。如果我们被命令要为执政者祈求(提摩太前书2:1-2),那么可以肯定,我们将充分利用我们投票权。如果你决定不投票,那么你就没有权利表达你对领导人处理政务的意见。

 

我们需要向我们的参议员和众议员表达我们对当前发生的事情的想法,我们需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立场。我们长久以来一直沉默,有时是因为无知,有时是因为冷漠。让我们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让我摘录一篇由约翰.加拉格尔发表在《倡导者》上的文章与大家分享,《倡导者》是全国同性恋的新闻杂志,文章发表在其中一次的国会选举前:

 

普遍预测共和党将在十一月的国会议员和洲长选举中胜出,业内人士认为,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们将削弱同性恋者的权利和对艾滋病的有益处的发展。同性恋代表Barney Frank曾公开宣称,渐增共和党的实力对我们是个坏消息,即使是共和党已经在堕胎问题上软化,但是他们可能会对同性恋权利施压。

 

当我们寄居在这个世界上时,我们是两个世界的公民,因为我们最终需要努力将这个世界打造成最美好的地方,以此来教导他人主基督和永恒。我们需要将这个世界打造成适合我们的子孙能身心健康成长的地方。

我想与你分享一篇放在我桌面上的文章。这篇文章控诉了我们对于人权的肤浅的反应。作者不详。请仔细思索文中的内容。

 

我想它起始于……

 

让我想想,我认为它起始于Madeline Murray O'Hare 抱怨她不想在我们的学校里有任何祷告,然后在1963年我们说没问题。

 

接着,有人说,在学校里最好不要念圣经,就是教导"不可杀人,不可偷盗,爱人如已"的圣经。

 

Benjamin Spock博士说,当我们的孩子行为不正时,我们不可以打他们,因为他们小小的个性将被歪曲,我们可能会催毁他们的自尊。我们想专家说的应该准没错,因此我们不再打孩子。

 

然后有人说,当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里不听教时,老师和校长最好不要去管教他们,于是学校管理层指示学校里所有的教职员工在孩子们不听教时,最好不要碰他们,因为我们不想学校有坏名声,我们更不想被控诉……结果我们接受了他们的理由。

 

接着,有人说,如果我们的女儿想要堕胎,就让她吧,甚至她们不需要告诉她们的父母,……我们说那是个不错的主意。

 

再接着,有些聪明的学校董事会成员说,既然男孩就是男孩,不管怎样,他们也会那样做,所以如果他们想要,我们就给我们的儿子避孕套,这样他们就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快乐,而且我们也没责任告诉他们的父母,他们是从学校里得到的……我们说那真是个棒主意。

 

再接着,一些高级官员说,"我们私下里做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工作就可以了",所以我们说,确实,工作跟私人生活应分开,就算总统也是,只要我们有工作,经济很好就成。

 

再接着,有人说:"我们出版一些附有裸体女人照的杂志,并且称之为审慎地欣赏女性的身体美",我们说,……对我来说没问题。

 

再接着,有人更进一步,出版一些附有儿童裸体照的杂志,然后,再进一步,在互联网上也登出来。"我们说……每个人都可以言论自由嘛。

 

再接着,传媒业说:"我们拍一些具有亵渎、暴力和不当性关系的电视剧和电影,并且录制鼓励强奸、吸毒、谋杀、自杀和恶魔的音乐"……,我们说:"那只是娱乐而已,不会有消极影响的,反正没有人会大惊小怪的,想做就去做吧。"

 

现在我去扪心自问,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没有良心,为什么他们不知道何谓对错,为什么他们不在乎杀死一个陌生人,一个同班同学甚至他们自己。

 

在今天,我们正在吞食着我们对于社会中的罪恶之冷漠及被动的苦果。在马太福音5:13,我们学习到基督徒要做世上的盐。但是,我们也被警告,如果我们失去了咸味,对主来说就没用了。如果盐失去了它的味道,它就没有价值了。为什么还要用它呢?而且,盐在古时候可被用作防腐剂。感谢神,我们现在有冰箱,但是以前,肉类是用盐淹了以防止它腐烂。如果肉没有被盐腌,它就会腐烂和发臭,即使放在地窖里,没有腌过的肉也会散发出满屋子的臭味。我们作为基督徒,是否失去了我们维持属灵的美善的甜美香气和能力呢?很有可能,因为我们失去了香气,我们的主就闻到整个国家的恶臭。

 

有趣的是,Madeline Murray O'Hare的儿子在1995年写了一本书,名为《让我们祈祷》。它在本质上,阐述了世俗人文主义在我们文化中兴起的历史,并且呼吁在我们的学校里祈祷。他这样写道:

 

许多公立学校采取一种像高等法院一样的属世的"中立"立场。就象法院一样,学校必须理解中立的立场,其实也是一个独特的、可以识别的价值体系。学校的祷告,代表着神圣的世界观和道德被放在一边,取而代之的是嚣张的世俗人文主义。如果我们的国家能承认这点并戳穿中立立场的神话,我们将为价值观包括宗教的竞争提供一个成长的空间。

 

我们有很好的理由向学校推介神,看看我们的国家现今的教育系统,我们继续禁止向学校推介神的政策是明智的做法吗?

 

我承认学校的祷告不是解决整个国家的所有社会问题的万灵丹,但是在我们的公立学校缺少所有与宗教有关的事务就是国家的问题的症状。

 

我们不能在学校里教导品格,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标准去做。我有一个朋友,她教一年级。一天,她谈到,教导一个没有铅笔的小孩子为什么他不能偷那个有5支或6支铅笔的人的铅笔是多么的困难。她说,很肯定,你应该教导他不可以偷盗,但是要如何向他解释其原因,为什么他不能偷其他孩子的铅笔,虽然那孩子已经有那么多支了。

 

若是没有圣经,就会有一个巨大的、显而易见的、不可定义的空间叫价值观,这就相当于永无止境的黑洞。我们开始问,我们准备去教导谁的价值观?为什么?然后自助餐式的人文主义的周期就开始了。结果是,在公立学校,品格教育和任何价值观都没被教导,除非那些是全国教育协会接受并制定的,但是基督徒应该特别谨慎全国教育协会。

 

政客们不太可能反对全国教育协会的立场,因为此协会可能是最大的单一基金来源。你需要知道,全国教育协会对教导你的孩子的性教育是非常有兴趣的。它在我们许多的公立学校里设立了许多以学校为基础的诊所,这些诊所提供避孕服务和人工流产服务。全国教育协会强烈地接受甚至采用同性恋的生活方式。它强烈地支持聘用同性恋教师。全国教育协会通过教育我们的孩子,影响社会的风气。想了解全国教育协会所提倡的世俗人文主义,你可花10美元,向全国教育协会的图书馆索取一份全国教育协会的手册,它的地址是:P.O.Box 509,West Heaven, CT06516.仔细阅读这本刊物,并且认真地思考和祷告,去找出真相,看清全国教育协会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后相信什么、实践什么和教导什么。

 

基督徒女性非常需要知道自己的孩子们被教导了些什么。当我们的孩子在公立学校时,我发现对我而言知道他们在学校的生活的最佳方法就是为图书馆做义工,并且活跃于家长-教师组织中,甚至作代课教师。我自己就尽可能地通过活跃于课堂来协助教师们,并与他们做朋友。结果每学年结束,我就知道我希望我的孩子明年被哪个教师教导,并且向校长提出我的请求。也许是因为我非常热衷于帮助学校,以至于我的每一次请求都被允许了。我的三个儿子在公立学校的前四年里都拥有同样的教师 。

 

后来,当我在一所大型的综合高中执教时,我注意到许多教师、家长和学生们的冷漠(按这种顺序),我知道,我们需要为孩子们另找一所学校。他们其中的两人毕业于基督教学校,另一人毕业于一所小型的乡村高中。即使这些决定都必须根据每个孩子的个性和他的属灵成熟度。

 

我相信现在这个阶段,家庭教育(home schooling)是一个非常可行的替代公立学校的教育方法。它已经在资源方面有了许多进步。不过,我要提醒各位,不是每一个女性都有能力应付家庭教育这庞大的工程,如果没有,也不必感到内疚。它需要严格的自制能力和奉献精神,而且她的孩子们都知道无论何时妈妈都有能力掌控大局,这样她才能成功地教育孩子,挖掘他们的潜能。这是一个必须通过斟酌和祷告才能作出的决定,而不是轻率的决定。

 

聪明的女人会知道她的孩子们或孙子们所就读的学校正在教导些什么,她也将从中协助。因为我们活在自由中,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孩子们或孙子们在全国教育协会所设立的学校里被灌输世俗的人文主义的教导。

 

属灵美的女性知道,如果她在这个淫乱罪恶的时代对神的话语感到羞辱,那么当她的主在祂的父的荣耀里与众圣天使再来时,也必把她当作是可耻的(马可福音8:38)。她清楚作为这个世界的临时公民和另一个世界的公民的责任。她真正的自由就是每天按着这种信念生活。她在这种自由内是快乐的,因为她每天能作一些事彰显基督的爱,同时晓得,她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立比书3:20)

“四海学院中文部”版权所有  2021年
 

  • we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