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福音注释

第二章​

 

2:1-12 耶稣治好一个瘫子

[2:1-4] 过了些日子,耶稣又进了迦百农。人听见他在房子里,就有许多人聚集,甚至连门前都没有空地;耶稣就对他们讲道。有人带著一个瘫子来见耶稣,是用四个人抬来的;因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稣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顶,既拆通了,就把瘫子连所躺卧的褥子都缒下来。

过了些日子,耶稣又回到迦百农。他在家的此消息传开了后。不久,有许多人聚集,屋里挤满了人,连门外都没有空地。耶稣就向他们讲道。有四个人抬着一个瘫子来见耶稣。因为屋里挤满了人,他们无法把他抬到耶稣面前。他们只好在耶稣所在之处的屋顶上拆开了一个洞,然后把瘫子,连同他躺卧的褥子,缒了下去。

 

[2:5] 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

耶稣看到他们这么大的信心,即他们对耶稣能医治好瘫子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他先关心瘫子属灵的需要。对耶稣来说,赦罪比身体的健康更重要。瘫子的情况可能是因他的罪而造成的(参约9:1)。

 

[2:6-7] 有几个文士坐在那里,心里议论,说:「这个人为什么这样说呢?他说僭妄的话了。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

有几个文士听到耶稣的话,心里说:「他说僭妄的话了。」这里,僭妄是指亵渎神。「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只有神才能赦罪。因此,耶稣自称是神,而文士则假定耶稣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谴责他说僭妄的话。

 

[2:8-9] 耶稣心中知道他们心里这样议论,就说:「你们心里为什么这样议论呢?或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那一样容易呢?

耶稣知道人心里所存的意念(约2:25)。他知道文士们在想什么,便责备他们心怀恶念。接着,他又问他们:「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那哪一样容易呢?」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人看不见它的后果。但是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并不是这么容易了,因为它的效果要立竿见影。

 

[2:10-12] 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来,立刻拿著褥子,当众人面前出去了,以致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神,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耶稣自称为「人子」,表明他是属于全人类的。若耶稣能使瘫子起来行走,这就显明他有赦罪的权柄。在众人的面前,耶稣藉着医治瘫子显明他有赦罪的权柄。于是耶稣吩咐瘫子起来并拿他的褥子回家去,瘫子站起来,立刻拿起褥子,在众人面前走出去。众人看见这一切都惊奇,并赞美神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2:13-17 耶稣呼召利未

[2:13-14] 耶稣又出到海边去,众人都就了他来,他便教训他们。耶稣经过的时候,看见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

耶稣再到加利利海边去,众人向他拥来,他就教导他们。耶稣再往前走的时候,看见亚勒腓的儿子利未坐在税关上。利未就是马太(太9:9)。「税关」是指街上的税银征收所。税吏们坐在里面等候收税。根据路5:27-32,利未是个税吏。耶稣经过税关时,就对利未说:「你跟从我来。」利未的反应是马上就起来跟从了耶稣。

 

[2:15] 耶稣在利未家里坐席的时候,有好些税吏和罪人与耶稣并门徒一同坐席;因为这样的人多,他们也跟随耶稣。

耶稣在利未家里坐席的时候,有许多税吏和罪人与耶稣和他的门徒们一同坐席,因为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是跟随耶稣的。马可强调的要点是耶稣愿意与税吏和罪人一同坐席。他们是不受欢迎的人。犹太人十分憎恶税吏,视他们和罪人一样,因为他们往往不按公道收税(路3:13)而且又是为罗马侵略者收税工作。罪人是指道德败坏者。他们不遵守摩西律法和古人的遗传统。

 

[2:16] 法利赛人中的文士看见耶稣和罪人并税吏一同吃饭,就对他门徒说:「他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喝吗?」

有些文士和法利赛人看见了耶稣跟罪人和税吏一起吃饭就问耶稣的门徒,耶稣为什么这样做他和税吏,罪人一同吃饭。「法利赛人」是当时犹太人中的一个教派,主张与世俗分别,严守律法。耶稣的行为遭到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质疑。文士和法利赛人认为税吏和罪人是不适合结交的人阶级。耶稣作为犹太人的老师应该小心翼翼的避免这些人。

[2:17] 耶稣听见,就对他们说:「康健的人用不著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悔改。」

耶稣听见了文士和法利赛人的疑问,就直接回答他们。他以病人需要医生作比喻。罪人同样也需要一个指引他们离开罪恶的人。耶稣与税吏和罪人结交是为了教导他们。接着,耶稣阐述了他和税吏和罪人结交的动机:「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悔改。」耶稣不是指某些人不需要救主,而是指有些自以为义的人不需要救主。自以为义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与税吏和罪人一样,都需要悔改。

 

 

2:18-22 禁食的问题

[2:18] 当下,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禁食。他们来问耶稣说:「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禁食,你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

有一次,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正在禁食。「禁食」-摩西律法规定以色列人一年要一次要在赎罪日禁食一次,表达为罪哀悼或悔改(利23:27;珥2:12)。在新约时代,禁食是宗教生活的一部分(太6:16-18,9:14-15;路18:10-14)。他们来见耶稣,问他有关禁食的问题。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的门徒常常禁食。根据路18:12,法利赛人一星期禁食两次。约翰的门徒和法利赛人却不明白为什么耶稣的门徒们不禁食。

 

[2:19-20] 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禁食呢?新郎还同在,他们不能禁食。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日他们就要禁食。

耶稣给了两个答案,第一个答案记录在2:19-20。他用新郎的例子来指出欢庆的人不禁食,只有哀恸的人才进禁食。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不伤感。但是新郎迟早要离开他们的。新郎离开后,他们会感到悲伤,然后才禁食。耶稣的意思是只要他和他的门徒们同在,就不是哀恸的时候。但耶稣要离开他们的日子将到了,那时候他们就要哀恸。耶稣在预言他的死。

 

[2:21-22] 没有人把新布缝在旧衣服上,恐怕所补上的新布带坏了旧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恐怕酒把皮袋裂开,酒和皮袋就都坏了;惟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

耶稣用衣服和酒的皮袋的比喻做为第二个答案。没有人用新布补旧衣,因为新布会缩水,会把破洞扯得更大。也没有人把新酒装进已经膨胀的旧皮袋里。若是这样,已无弹性的旧皮袋就会被发酵的新酒涨破,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相反地,如果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这两样东西就都能保全。耶稣的意思是: 他所传的神的国的信息与犹太人的律法是不同的。耶稣没有吩咐应当禁食或应当禁止。他显然要教导他的门徒们不跟从法利赛人禁食的传统是对的。

 

 

2:23-28 安息日的问题

[2:23-24] 耶稣当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门徒行路的时候,掐了麦穗。法利赛人对耶稣说:「看哪,他们在安息日为什么做不可做的事呢?」

在一个安息日,耶稣和他的门徒们从麦地经过。门徒一边走一边摘取一些麦穗。根据太12:1,门徒锇了,就掐起麦穗来吃。用手摘别人田里的麦穗吃并没有违反摩西律法(申23:25)。但是,用镰刀割取庄稼,就是在做收割的工作,是违法安息日不可工作的律法。法利赛人看见了耶稣的门徒的举动,就对耶稣说他的门徒做了在安息日不可做的事。[不可做的事]-法利赛人规定了许多守安息日的复杂规条,是摩西律法没有的。他们认为在安息日做一点与收割有关的事都算犯了律法。所以,他们反对耶稣的门徒用手摘麦穗之举。

 

[2:25-26] 耶稣对他们说:「经上记著大卫和跟从他的人缺乏饥饿之时所做的事,你们没有念过吗?他当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的时候,怎么进了神的殿,吃了陈设饼,又给跟从他的人吃。这饼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吃。」

针对法利赛人的指控,耶稣举出一个例证。他提到撒上21:1-6的事。大卫和跟从他的人在逃避扫罗王途中,饥饿之时进了神的殿,吃了摆在祭坛上本来献给神的陈设饼。实际上,这些饼是不可吃的,只有祭司才可以(参利24:5-9)。可是大卫他们还是吃了,而且没有人责备他们。「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的时候」-根据撒上21:1,大卫那件事是发生在亚比亚他父亲亚希米勒当大祭司的期间。

 

[2:27-28] 又对他们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然后,耶稣对法利赛人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神设立安息日是使人得益,而不是为人加重担。耶稣说门徒所做的并没有罪(参太12:7)。事实上,他并没有废除守安息日的律法。他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是他设立的。因此在适当时候他有权柄规定如何遵守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