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注释

​第二十三章

23:1-12 耶稣指责文士和法利赛人

[23:1-4] 那时,耶稣对众人和门徒讲论,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坐在摩西的位上,凡他们所吩咐你们谨守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

耶稣令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哑口无言之后,他提醒群众和他的门徒们要防备文士和法利赛人。在这章,耶稣阐述及谴责了文士和法利赛人的罪。根据可12:37,耶稣是对群众说的,而且「众人都喜欢听他」。路加福音记载耶稣是在众百姓听的时候对门徒们说的(路 20:45)。

「摩西的位」是指犹太会堂中教导摩西律法之人的座位。文士和法利赛人有最高的权柄解释摩西律法。凡涉及摩西律法的,人们当听他们。一般来说,他们的教导是合法的。因此耶稣认真的对门徒们说:「凡他们所吩咐你们谨守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同时,耶稣警戒门徒们要防备他们的错谬:「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他们正确地教导摩西律法,可是他们的言行并不一致,不按照他们所教的去做。接着,耶稣揭露他们的实际表现。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别人的肩膀上。「重担」是指遗传。他们定下了许多严格的规矩,叫人们遵守,自己却不肯动一个指头去减轻别人的负担。他们对人们没有怜悯,也无同情心。这与耶稣「容易的轭和轻省的担子」(太11:30)直接相反。

 

[23:5-8] 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所以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缒子做长了,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安,称呼他拉比(拉比就是夫子)。

文士和法利赛人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他们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荣耀神,而是要得人的荣耀。他们设计了许多方法来炫耀对神的虔诚。第一,他们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佩戴的经文」是指一个小皮匣,内装四部经书。他们戴在眉头或左臂上(参出13:16;申6:6),以示他们非常重视那些经书。第二,他们加长衣裳的缒子。在民15:38-39,神吩咐以色列人在衣服上作缒子。耶稣的衣服上也有这些缒子(太14:36)。他们加长衣裳的缒子,目的是显示他们要借着这些缒子,使他们记住神的教导。他们希望别人注意到他们的虔诚。第三,他们喜爱筵席上的首座和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是为尊贵的上宾准备的,筵席上靠近主人的座位是最高的。「会堂里的高位」是重要的、引人注目的席位。他们占这些席位因为他们喜爱人的称赞与钦佩。第四,他们喜爱人在街市上对他们致敬问安,称呼他们为拉比。拉比是用来称呼一个可敬的老师,当时老师的地位是最崇高的。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虚荣是没有界限的!

 

[23:9-10] 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基督;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耶稣在此提醒门徒们不应该像文士和法利赛人那样称彼此为拉比,因为他们都是兄弟。只有一位是夫子,即耶稣。在天国里,人人平等,没有阶级地位的分别。他们不用称地上的人为父,因为他们只有一位在天上的父。「称呼地上的人为父」是针对属灵的意义而言的。耶稣只用「父」来称呼神。只有神才需要被完全的顺从,只有神才能赐人属灵的生命。很明显,耶稣禁止的并不是属世的俗称,如孩子称父亲为「父」。门徒也不应该被称为师尊,即夫子、老师,因为这样的称号只能授予一位师尊,就是基督。耶稣并不欣赏那些虚浮的名衔,如某某师,尊敬的牧师等等。门徒们不应高举自己,而应该服侍别人。耶稣在此重复太20:26-27的教导:「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神要把那些自高自大的人降为卑,又高举自卑的人。

 

 

23:13-36 耶稣斥责假冒伪善的人

[23:13]「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

耶稣在此警告那些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他宣布八种灾祸将临到他们。

耶稣首先痛批他们的假冒为善,然后宣布第一种灾祸。他责备他们在人的面前把天国的门关起来,他们自己不进去,也不愿让想进去的人进去。这可能是指他们尽力反驳耶稣的教训以及阻止人们接受耶稣为弥赛亚。他们不但自己不接受耶稣,反而利用他们的权柄不容许别人接受他。犹太人的领袖商议若有谁认耶稣是基督就把他赶出会堂(参约9:22)。

 

[23:14]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做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

这时,耶稣宣布第二种灾祸。他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欺侮寡妇,吞没她们的家产,还故意在人面前作长篇的祷告。他们的伪善,会让他们受更严厉的刑罚。

 

[23:15]「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

现在,耶稣宣布第三种灾祸。他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为了说服一个外邦人入教,走遍海洋陆地。吸引人入教并没有错,但是当此人入教后,他们却使他成为比他们更坏更恶的「地狱之子」,成为更应该入地狱的人。这也可能是指初入教的人对律法的热心比他们的老师还要大。

 

[23:16-22]「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著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著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你们又说:『凡指著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著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著坛起誓,就是指著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著殿起誓,就是指著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著天起誓,就是指著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

此处,耶稣称呼文士和法利赛人为「瞎眼领路」的人,并宣布第四种灾祸。耶稣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错误地指示百姓有关起誓的事项。犹太人为了不要妄称神的名,就指着跟神有关的事物,如殿、天等起誓。他们以为不遵守这誓言就不会犯妄称神的名的罪。文士和法利赛人教导百姓说若有人指着殿起誓,他不必遵守誓言。但是,若有人指着殿里的金子发誓,他就该谨守。这显示他们在帮助人们背弃誓言。耶稣称他们为「无知瞎眼」的人,并问:「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他们又教导说若有人指着坛起誓,也不必遵守。但是,若有人指着坛上的礼物起誓,那就该谨守。这个教导与指着殿里的金子发誓的教导一样是荒谬的。耶稣问他们:「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耶稣表明坛比礼物更大,因为「坛叫礼物成圣」。接着,耶稣补充说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他们所定的细微差异显示他们是瞎眼领路的和无知的领袖。耶稣还补充说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就像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可见神介入每个誓约,因此,人不能逃避誓言的代价。

[23:23-24]「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

耶稣宣布第五种灾祸。他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只注重律法上最细微的规条,例如拿出薄荷、茴香、芹菜十分之一来献给神(利27:30;申14:22),却不遵守律法中更重要的事,如公义、怜悯、信实(弥6:8)。这些是他们应该遵守的事。至于其他的事,例如向神奉献,他们也不可以忽略。耶稣再称他们为瞎眼领路的人,并用一个俗语指出他们不晓得分辨轻重。「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蠓虫是微细的动物,而骆驼是庞大的动物。它们都是不结净的动物(利11:4,41)。犹太人在饮酒之前,他们要把掉在酒坛里的细小的蠓虫滤出来,以防止吞下这不洁净的动物。另一方面,他们又吞食庞大不洁的骆驼。这是文士和法利赛人的矛盾。他们只注意是否犯了最细微的规条,却不管所犯的严重的罪行。

  

[23:25-26]「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

此处,耶稣宣布了第六种灾祸。他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只注重洗净饮食的杯盘的外面,即外表的洁净,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勒索」是指贪欲,而「放荡」是指放纵。根据路 11:39,耶稣遣责法利赛人洗净杯盘的外面,他们里面却满了勒索和邪恶。

耶稣称法利赛人为瞎眼的,意思是他们错了。他们应当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这表明他们应当先洗净他们的内心。这样他们外表的行为自然也洁净了。

 

 [23:27-28]「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耶稣在此宣布了第七种灾祸。他把文士和法利赛人比作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同样地,文士和法利赛人外表看起来十分公正,内心却装满了假冒为善和不法的事。

 

  

23:29-36 假冒为善的人的刑罚

[23:29-36]「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

现在耶稣宣布了第八种灾祸。他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建造坟…修饰墓」是指文士和法利赛人对旧约先知和义人的尊敬,而另一方面,他们却拒绝先知和义人的教训。他们的祖宗流了许多旧约先知的血。为了对去世的先知表示尊敬,现在这一代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替他们建造坟墓,并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

 

[23:31] 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

既然他们说他们不会跟随他们的祖宗流旧约先知的血,他们就是承认他们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他们遣责自己祖宗的残酷行为。他们尊崇去世的先知,替他们建造坟墓。但是他们的行为 与他们的祖宗相同,都憎恨先知。现在他们密谋要杀害耶稣。这样,他们定了自己的罪。

 

[23:32] 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

耶稣告诉文士和法利赛人尽管去做他们要做的恶,即去完成他们祖宗开始的暴行。旧约先知遭到他们祖宗的迫害,甚至有些被杀掉。现在,文士和法利赛人就像他们的祖宗一样,继续作恶。

 

[23:33] 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耶稣称呼文士和法利赛人为「毒蛇」和「毒蛇的子孙」。他们是毒蛇因为他们的教训有毒蛇的毒素。耶稣曾警告他的门徒们要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教训(太16:12),因为他们是「毒蛇的子孙」,他们积聚了许多祖宗的憎恨。耶稣问他们:「他们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若不悔改,他们是不能逃脱地狱的刑罚的。

 

[23:34-35] 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

此处,耶稣预言了犹太人的领袖将要怎样迫害神的仆人。文士和法利赛人的祖宗杀掉旧约的先知,现在他们准备要杀耶稣。耶稣对他们说:「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使徒行传记载     了使徒和门徒们所遇到的迫害。耶稣说他们会如法炮制地对待对耶稣忠心的仆人,由此为自己带来的后果是:「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耶稣指出因为文士和法利赛人像他们的祖宗这样迫害和杀害神的仆人,所累积流义人血的罪将要落在他们的头上。「义人的血」是指无辜人的血。亚伯是为神而殉道的第一个义人(创4:8)。「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在「殿和坛中间」被杀,他是最后一个殉道者。圣经并没有记载这个事件,因此我们不能肯定撒迦利亚是谁。但是他是在敬拜神的时候被杀害的。

 

[23:36] 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世代了。」

在此,耶稣警告在场的听众,「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世代了。」「这世代」是指那些活在耶稣时代的犹太人。若这世代悔改并接受耶稣为他们的救主,他们就不用承担这一切的惩罚。可是他们弃绝了耶稣,就为自己带来了可怕的刑罚。在公元70年,耶路撒冷的毁灭就部分地应验了耶稣的预言。

 

 

23:37-39 耶稣为耶路撒冷哀哭

[23:37]「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

耶稣严厉的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后,又显示了他温柔和慈悲的一面。他叹气道:「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接着,他叙述她的居民的邪恶:「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尽管如此,耶稣仍然爱它,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这「母鸡保护小鸡」的比喻表明耶稣多次愿意保护耶路撒冷的居民。那可怕的灾难将要降临在耶路撒冷。这是她的居民自己带来的。他们虽有机会逃过这个灾难,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尽管耶稣警告他们,但他们仍不觉有危险。

 

[23:38-39] 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既然他们拒绝了耶稣的保护,他们就要面对后果。耶稣结束了他的感叹,说:「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你们的家」-在此是指耶路撒冷的毁灭,主要是指圣殿(神的家)。当耶稣说「你们的家」,他的意思是圣殿已不是神的家了,神已经抛弃它了。然后,他以悲哀地语气对他们说:「从今以后,你们不得再见我,直等到你们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他们不晓得这是耶稣的告别语。耶稣说若他们不像加利利的群众向他称呼(太21:9),他们就不能再见到他。「不得再见我」-这可能是针对他们没有机会悔改他们的罪而言的。这样,拯救的日子就永远失去了。在五旬节那天,很多对耶稣的死负有责任的犹太人悔改了,听从了使徒们的教训而得救。而那些不悔改的伪善的人们将会在末日,即耶稣再临的时候面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