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福音注释

第二十

20:1-8质问耶稣的权柄

[20:1-2] 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问他说:「你告诉我们,你仗著什么权柄做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有一天,耶稣正在圣殿教导人,传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们走过来,问耶稣凭着什么权柄做「这些事」,谁给他这权柄的。「这些事」可能是指在耶路撒冷的行径,洁净圣殿,和现在在圣殿里教训人。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们知道耶稣是凭着什么权柄做「这些事」的,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这权柄。

 

[20:3-4] 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浸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耶稣告诉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们:「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耶稣提议若他们能回答他的问题,他就告诉他们他是凭着什么权柄做「那些事」的。耶稣说:「约翰的浸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耶稣问他们关于约翰的浸礼。约翰传道的工作是以「传悔改的浸礼,使罪得赦」为特征(可 1:4)。约翰曾为耶稣施浸,过后圣灵降在他身上,并得到神的认可(路3:21-22)。耶稣的权柄和约翰的权柄(参路3:2-3)都是来自同一个源泉。若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们能回答耶稣的这个问题,那么他们就已经回答了他们自己的问题。「是从天上来的或是从人间来的」涉及在世上的权柄的唯一的源泉。不管论到什么,权柄不是从天上来的就是从人间来的。新约圣经要求我们「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稣的名,藉著他感谢父神」(西 3:17)。这就是说,在宗教领域,我们所做的一切必须是耶稣所授权的。

 

[20:5-8] 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说:『那么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著什么权柄做这些事。」

面对耶稣的问题,祭司长、文士和长老们私下议论。他们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性。如果他们说约翰的权柄是神所授予的,那为什么他们不信约翰所说的话呢?约翰曾告诉人们耶稣是神的儿子(参约1:19-37)。另一方面,若他们说约翰的权柄不是神所授予的,他们又怕百姓会用石头打死他们,因为百姓都以约翰为先知。他们进退两难,于是他们回答耶稣:「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宁愿不要真理。耶稣便对他们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著什么权柄做这些事。」这并不表示耶稣不能回答他们的问题。既然他们不要接受真理,耶稣也不用回答他们的问题。

 

 

20:9-18 坏园户的比喻

[20:9] 耶稣就设比喻对百姓说:「有人栽了一个葡萄园,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住了许久。

接着,耶稣向百姓讲了一个坏园户的比喻。这比喻也是针对犹太宗教领袖的。比喻描述以色列的前代史、当代史、耶稣的死的预言和将来犹太国受审评的事。

这个比喻讲到一个人。他开辟了一个葡萄园,然后把葡萄园租给园户,自己就往外国去住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在比喻中,开辟葡萄园的人是指神。神开辟的葡萄园是指以色列国(赛5:7),而园户是指犹太人的领袖,即宗教领袖。

 

[20:10-12] 到了时候,打发一个仆人到园户那里去,叫他们把园中当纳的果子交给他;园户竟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又打发一个仆人去,他们也打了他,并且凌辱他,叫他空手回去。又打发第三个仆人去,他们也打伤了他,把他推出去了

到了葡萄成熟的季节,园主派仆人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但是,园户把那仆人殴打一顿,让他空着手回去。园主又派去一个仆人,那些园户照样殴打侮辱这个仆人,又让他空着手回去。园主又派了第三个仆人去,他们又打伤这个仆人,并把他赶出园外。根据太21:35,「园户拿住仆人,打了一个,杀了一个,用石头打死一个。」

在比喻中,被派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的仆人是指神差遣到以色列的众先知。园户逼迫,杀害仆人是指以色列领导阶层如何逼迫众先知。园主希望从葡萄园中寻得果子是指神诚挚的渴望以色列国有真正的虔诚。

 

[20:13-14] 园主说:『我怎么办呢?我要打发我的爱子去,或者他们尊敬他。』不料,园户看见他,就彼此商量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我们杀他吧,使产业归于我们!』

最后,园主决定差派自己的儿子去见园户,深深以为他们会尊敬他的儿子。可是,园户看见是园主的儿子,便彼此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我们杀他吧,使产业归于我们!」

在比喻中,园主的儿子显明是指耶稣基督,神差遣他作为神最终的发言人(来1:1-2)。在此,耶稣揭露了犹太人领袖要陷害他的阴谋。

 

[20:15-16] 于是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这样,葡萄园的主人要怎样处治他们呢?他要来除灭这些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听见的人说:「这是万不可的!」

于是,园户拿住园主的儿子,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掉了。在这里,耶稣预言他将会死在耶路撒冷城门外(参来13:12-13)。接着,耶稣叫百姓对恶园户的行为作出评论:「葡萄园的主人要怎样处治他们呢?」在此,耶稣亲自回答:「他要来除灭那些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别人」是指那些欣然接受耶稣和他的福音的犹太人和外邦人。群众听了耶稣的话便明白神要把他的葡萄园转给别人。他们就抗议说: 「这是万不可的!」其实,耶稣预言了将要发生在犹太人的国家的事。在公元70年,罗马军队毁灭了耶路撒冷城。神将他的国度交给了另一族类,圣洁的国度,即教会(彼前2:9)。

 

[20:17] 耶稣看著他们说:「经上记著: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什么意思呢?

耶稣引述诗118:22来问听众匠人所弃的石头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的意思。在此,耶稣暗指他是匠人所弃的石头,现已成了最重要的基石。犹太人弃绝了他,但是神使他从死里复活,变成了教会的基石(弗2:19-20)。这并不是犹太人的愿望,而是神所做的。

 

[20:18] 凡掉在那石头上的,必要跌碎;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接着,耶稣发出警告。那些「掉在这石头上」的人「必要跌碎」,但不是灭绝。他们绊倒是因为他们不顺从真道(参彼前2:7-8)。另一方面,「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当耶稣的审判临到那些人的身上时,他们必要灭绝。在审判日,耶稣的审判必降在恶人的身上。

 

 

20:19-26 纳税给该撒的问题

[20:19-20] 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这比喻是指著他们说的,当时就想要下手拿他,只是惧怕百姓。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他的话上得把柄,好将他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

文士和祭司长听出耶稣讲的比喻是针对他们,就想捉拿他。但是,这些宗教领袖又怕群众。于是他们派了一些奸细装作好人,密切地监视着耶稣,企图从他的话中抓住把柄,好把他交给巡抚惩办。

 

[20:21-22] 奸细就问耶稣说:「夫子,我们晓得你所讲所传都是正道,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神的道。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

这些密探确认耶稣所讲所传都是正道,也不以貌取人,乃是诚诚实实传神的道。接着,他们问耶稣:「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该撒」是罗马皇帝的称号。

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要置耶稣于进退两难的处境。如果耶稣回答说「可以」,他就会被犹太人视为叛国之徒而失去他们的支持。反之,如果他说「不可以」,他们将会控告他反罗马政府而被逮捕。

 

[20:23-25] 耶稣看出他们的诡诈,就对他们说:「为什么试探我?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耶稣知道他们不怀好意,就指责他们想试探他。接着,他要求他们拿一个钱币来给他看。耶稣问他们:「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回答说是该撒的。于是耶稣对他们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若条件允许,基督徒都应当遵从神的律法和人的律法。如果人的律法与神的律法没有冲突,基督徒必须顺从人的律法。但是,如果人的律法与神的律法有冲突,那么基督徒必须顺从神并愿意承担后果(参徒5:29)。

 

[20:26] 他们当著百姓,在这话上得不著把柄,又希奇他的应对,就闭口无言了。

这些密探无法在百姓面前抓住耶稣的话柄。而且,他们听见耶稣的话语的奥秒,十分惊讶,就都闭口无言。

 

 

20:27-40 复活的问题

[20:27-33] 撒都该人常说没有复活的事。有几个来问耶稣说:「夫子!摩西为我们写著说:『人若有妻无子就死了,他兄弟当娶他的妻,为哥哥生子立后。』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没有孩子死了;第二个、第三个也娶过她;那七个人都娶过她,没有留下孩子就死了。后来妇人也死了。这样,当复活的时候,她是那一个的妻子呢?因为他们七个人都娶过她。」

这时,不相信复活的撒都该人也想要试探耶稣。其实,撒都该人认为没有复活,也没有天使和鬼魂(徒23:8)。他们是当时的「自由」派。他们来见耶稣,先提出嫁娶的律法 (申25:5),然后对耶稣讲一个妇人嫁了七个兄弟的事。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没有孩子,留下寡妇给他兄弟。第二,第三,直到第七个,都是如此。最后,那个女人也死了。他们就问耶稣:「这样,当复活的时候,她是哪一个的妻子呢?因为他们七个人都娶过她。」这个问题的目的是要嘲笑复活这回事。

 

[20:34-36] 耶稣说:「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既是复活的人,就为神的儿子。

在此,耶稣指出撒都该人的错误。他指出这个世界的人有娶有嫁,但是在天国,那些配得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和天使一样,不会再死; 因为他们复活了,他们是神的儿女。

 

[20:37-40] 至于死人复活,摩西在荆棘篇上,称主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就指示明白了。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因为在他那里,人都是活的。」

耶稣继续指责他们对复活的无知,他指出至于有没有复活这回事,摩西在火中荆棘篇里(出3:1-6)表明了有死人复活的事。在这经文(出3:6),神对摩西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但是神怎能说他是那些早已去世的人的神,好像他们仍旧活着?耶稣指出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在神的眼里,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是活着的,因为他必定会叫他们复活(参路13:28)。

 

[20:39-40] 有几个文士说:「夫子!你说得好。」以后他们不敢再问他什么。

在场的一些文士称赞耶稣,说: 「夫子!你说得好。」以后他们再也不敢问他甚么了。

 

 

20:41-44 有关基督问题

[20:41-44] 耶稣对他们说:「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诗篇上大卫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大卫既称他为主,他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

现在,耶稣却问他们:「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根据太22:42,耶稣问他们说:「论到基督,你们的意见如何?他是谁的子孙呢?」他们回答是大卫的子孙。他们的回答是对的,但是不完全。耶稣接着问他们:「诗篇上大卫自己说: 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大卫既称他为主,他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耶稣在此引用诗110:1来指出大卫被圣灵感动说弥赛亚是他的主。在经文中的第一个「主」是指耶和华,而第二个「主」则指弥赛亚。既然大卫称弥赛亚为主,弥赛亚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诗110:1显示弥赛亚拥有双重性质。他即是神又是人。弥赛亚不但是大卫的子孙,他也是大卫的神。

 

 

20:45-47 耶稣指责文士

[20:45-47] 众百姓听的时候,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群众正在细听,耶稣转向门徒们,说:「你们要防备文士。」文士热爱权力,地位和财富。群众要防备他们。文士好穿长衣游行,目的是要显耀身分。他们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显示他们被人恭敬和尊重。他们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是重要的、引人注目的席位。「筵席上的首座」是为尊贵的上宾准备的,筵席上靠近主人的座位是最高的。文士占这些席位因为他们喜爱人的称赞与钦佩。他们外表看来似乎虔诚,但是他们却吞没寡妇的家产,还故意在人面前作长篇的祷告。太23章提及更多的例子。文士的伪善,让他们要受更严厉的刑罚。